吉林快3专家预测qq群

241:胡亂猜的

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

殷青筠帶著青嵐步行出了府,清晨的陽光中尚還幾分濕意,撒在臉頰上也是冰冰冷冷,十分涼爽。

青嵐跟在她身側,低著頭問:“姑娘這是要去哪兒啊?”

“跟著宮中宣旨的儀仗隊伍走。”

殷青筠今兒心情似乎格外地好,笑起來時眼角那顆細小的淚痣也顯得越發明艷,襯得面龐白皙如玉,活像畫兒里走出來似的。

青嵐微有一愣:“姑娘是想跟著聞內監去下一家?”

她有些不明白了,姑娘又不喜歡太子,怎么這幾日反倒對太子的婚事上心得不得了。

殷青筠腳步一轉直接橫穿了正陽長街,朝對面的朱雀大街走去。

那邊都是朝廷大員,家中姑娘個個生得水靈嬌俏,青嵐跟在后頭撇了撇嘴,心中暗道難怪皇子們擠破頭都想當上太子,光是這一水兒的如花美眷,她一個女子都要看呆了,何況以后能嫁入東宮的姑娘們,自是家底豐厚,能給太子帶去數不盡的好處。

不過蕭桓做這個太子簡直虧大發了,太子妃那么金貴的籌碼,就被殷青黎輕輕松松地套去了,只怕不只他、就連陸家父子也正氣得心肝疼。

青嵐心里想了好幾圈,見前頭的殷青筠停下了腳步,也跟著抬頭一瞧,卻瞧見面前正是陸家府邸,門前一對石獅子比不崔府門口那對叫人心中生畏,但也生得嚴眉厲目,一雙渾圓的眼球里漆了金粉黑漆,直勾勾盯著人,瘆人十足。

殷青筠拉著青嵐走到了旁邊的小巷中,挨著土墻根兒探出頭去看了一眼,正好一隊內監開道,聞內監從中間走了出來。

跟上輩子是一樣的,皇帝為了安撫陸家,還是選了一個陸家姑娘送進東宮。

青嵐問道:“這是冊封的哪位姑娘,按著陸家如今的勢力,往后要是跟二姑娘共侍一夫,還不鬧翻天去。”

“這倒不擔心,陸家只養出了大房中陸靜嫻這一個驕縱蠻橫的姑娘,二三房那些一個個柔弱得很。”

陸靜嫻是蕭桓的親姨母,自然不會被送去東宮。

殷青筠收回視線,手下無意識地撥弄著腕間的玉鐲:“應該是二房那個嫣然姑娘,上回咱們在永昌伯夫人的游會上見過的,你應該還有印象才是。”

聽殷青筠這樣說,青嵐歪著頭想了一會兒,才想起上回在城郊別院的游會中,陸靜嫻身邊好似確實是跟了個模樣惹憐的陸家姑娘,比陸靜嫻大了一歲半歲,瞧著是挺穩重的,可是性子有些軟弱,極怕惹是生非。

青嵐突然嘆息道:“那就有些可惜了。”

殷青筠抬眸看了她一眼,神色有些復雜,青嵐立即意識到自己的說錯了話:“姑娘,奴婢.....奴婢不是故意的......”

主子家的是非,下人多說一個字便是犯了大忌。

殷青筠搖了搖頭,笑著摸她的發頂:“確實是可惜了,看不到陸家出身的姑娘跟殷青黎鬧起來的好戲了。”

陸家就該多養幾個陸靜嫻那樣風風火火性子的姑娘,這樣的姑娘送進了東宮,那才有殷青黎好日子受的了。

殷青筠看著聞內監帶人離開了陸府,又趕去了下一家,揮手讓青嵐跟上,再次跟了上去。

這一回是齊大將軍齊超的府邸。

殷青筠若猜想得不錯,會是三姑娘齊驕陽被選中。

上輩子她按照殷正業的安排嫁給了蕭桓,一同嫁入東宮的還有這位齊家三姑娘齊驕陽,脾氣火辣,一點就著,手段也是最雷厲風行的。

也是因為齊三姑娘的步步緊逼,她才聽從了殷正業的建議,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,把青嵐送去給了蕭桓。

想到這里,殷青筠轉頭看向青嵐,見她巴掌大的小臉上已沁出幾顆汗珠,太陽漸起,她卻一直在忠心地為她盡量遮蓋太陽。

“走吧,沒什么可瞧的了,正頭的側妃只有三個,剩下一個應該是戶部許尚書家的四姑娘,剩下的侍妾們只能等到正妃側妃入府之后,才能被抬進東宮,而且侍妾大多都無足輕重,沒什么值得瞧的了。”

殷青筠走了兩步,后頭的青嵐提著裙擺跟上去,好奇地問:“姑娘怎么知道陛下會替太子選幾個側妃,最后一個當真就是徐家四姑娘?”

殷青筠頓時被這個問題問住了。

她怎么知道的,她當然是經歷過一次,后來被人害死,老天有眼讓她重生一回,她才能改掉命運站在這里當個局外人。

只是這種事情實在有些匪夷所思,她不好青嵐解釋,并且解釋了青嵐也不會明白。

“我胡亂猜的。”

青嵐聽了殷青筠的解釋,皺著眉頭重復了一遍:“胡亂猜的?這太子納妃可是宮闈密事,要是那么好猜,朝廷里那些大官就不會一而再再而三進宮去探皇后娘娘的口風了。”

實在是殷青筠猜得太準了。

叫人不得不多想。

“姑娘您莫不是后悔了......您聽奴婢說啊,三皇子妃挺好的啊,未必就比不得太子妃的位置。”青嵐覺著自己好像發現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,拽著殷青筠的袖子搖著晃著:“三皇子向來深居簡出,滿京城誰家公子活得有他隨意暢快,何況還有陛下為你們撐腰,誰也欺負不了你們。”

最主要的是,嫁給三皇子那只閑云野鶴,不用理會朝廷里的那些爭端,姑娘也好整日待在府中,跟三皇子過著滋潤的小日子,比跟東宮那種虎狼之地比起來,簡直勝過千倍萬倍。

殷青筠屈指彈了下青嵐的額頭,哭笑不得:“這哪兒跟哪兒啊,我巴不得離太子遠遠的,哪里會向跟他再扯上什么關系......”

殷青筠帶著青嵐往回走了一段,迎面走來三三兩兩的公子哥,個個手里搖著題字折扇,瞧著風流倜儻,瀟灑十足。

張衍從中間走出了幾步,細瞧了殷青筠幾眼,眉眼中的笑意快要溢出來似的:“大侄女,你這是要去哪兒啊。”

殷青筠沒眼看張衍這幅故意裝出來的流氓模樣,只拉著青嵐避開了些,問他:“張世子今兒瞧著心情不錯啊,可是遇上什么好事兒了?”

張衍見狀,湊近殷青筠的耳側,嘻嘻笑道:“可不是好事兒,那鄒家的鄒芳喜就要嫁進東宮了。”

章節目錄

吉林快3专家预测qq群
168彩票网址极速飞艇 吉林快三免费计划 云南麻将下载安装 今天打麻将坐哪个位 皮皮四川麻将下载 云南快乐10分钟开 北京小赛车群 期货配资公司是否正规 股票配资论坛 大同煤业股票行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