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林快3专家预测qq群

185:兜大圈子

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

一排排朱紅宮墻隱匿于濃深夜色之中,殷青筠微昂著頭,看著頭頂撒下來的月色清輝,落在琉璃瓦和青石板路上映出層層淡色銀光,這禁庭之中,果然最是風月無邊。

糊涂的人想進來,清醒的人想出去,只有一些迷惘的人,不知進退。

殷青筠站在更深露重的夜里,回頭看了眼陸陸續續從殿里走出來的重臣。

前頭三人只朝殷青筠微微頷首,并未做停留便急匆匆地出宮了。

張余海攏著寬袖從門檻里踏出來,然后殿內的內監將槅扇門關上,周遭頓時光亮驟減,他望著面前小姑娘嬌小挺直的背影,突然感慨了一句:“滿京城的人,誰都沒有猜到陛下會將你疼進了骨子里。”

可不就是疼進了骨子里么。

若是尋常的金銀賞賜,倒也無所謂,只是這無字圣旨也居然能輕而易舉地給了,簡直兒戲。

張余海跟在皇帝身邊十幾二十年,慣是揣度心思,愣是想不明白皇帝這步棋是什么意思。

殷青筠前些日子跟義勇侯家的姑娘吵架打架,全然是為了蕭祉,皇帝就不怕殷青筠一個反手將皇位送給蕭祉去?

哪處都是不妥的,皇帝究竟是怎么想的。

殷青筠對著張余海福身行了一禮,斗笠垂下來的黑紗將她手里捧著的紅色盒子遮蓋了一些,但掩藏在一片黑色之中,那紅又極為明顯。

“伯爺放心,陛下愿意信任我,我自是不會讓他失望的。”

她怎能讓皇帝失望呢。

皇帝自知不能護她一輩子,才下了決心送她一道這樣的保命圣旨,更是愛屋及烏,為蕭祉往后也做了打算。

難怪他白天里問了她,對蕭祉是什么感情。

盡管她沒說出什么非蕭祉不嫁的混賬話,但是皇帝已經接受了這個事實,并給予了她最大的后路。

張余海聞聲沉默了一下,似是在思量她話里有幾分真幾分假。

畢竟現在她現在是要風得風,要雨得雨,被皇帝捧在手心里疼愛,旁人誰能說她半句不是。

可他想了良久,看著殷青筠那張嬌嫩如芍藥的臉頰,到底不希望她做出什么危害大周的事情來,只得嘆息一聲道:“時候不早了,殷大姑娘也快些出宮回府去吧,出來久了,容易惹人懷疑。”

今夜入宮的這些人,都是被皇帝秘密召見的。

若是被人曉得了,便一口咬定皇帝是為了與他們商討立儲一事就是了。

可殷青筠不太相同,她還有一個狼子野心的父親,難免會猜測出什么來。

起先送她進宮的小內監站在廊角處,此時正好轉頭催促了她一句:“殷大姑娘,聞大人吩咐了奴才要安全將您送回殷府去的。”

殷青筠對著張余海再次行了禮,轉身跟隨小內監踏入了夜色之中。

張余海看著她的背影,一時間腦子里又開始揣測皇帝此番的用意來。

他總覺著皇帝這道圣旨是想借由殷青筠的手轉交給三皇子。

可這也僅僅是他的想法,皇帝若想把皇位交給蕭祉,何必兜這么一大圈子。

殷青筠被小內監送回了殷府后門處,青嵐果然還在門邊守著,一見了她便高高興興地迎上來:“姑娘可回來了,奴婢還擔心......”

殷青筠取下了黑紗斗笠,將手里頭長方的紅漆盒子抱住,捧在懷里從后門回到了殷府,借著月光回頭看著青嵐那張滿是擔憂的小臉,笑了笑:“你擔心什么?”

“奴婢,奴婢......”

青嵐一路勾著頭,并不敢將自己等姑娘時腦子里的臆想說出來。

兩人沿著原路回了清風苑,屋中角落其中一盞油燈已經黯淡于無,青嵐將殷青筠安置在軟榻上,便去添燈油了。

殷青筠起身將裝著圣旨的盒子放到了梳妝臺旁側的大柜里,忽然覺著不安全,又拿了出來放到了床頭里側。

青嵐正好回頭看見了,笑著打趣兒了句:“三皇子這是送給了姑娘什么寶貝,姑娘竟然睡覺也要看著。”

殷青筠唇角緊抿,想瞞著青嵐但又不好瞞著青嵐,“是件很重要的東西。”

青嵐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。

“從明兒開始,院里的其他下人,都不許進我屋里。”

青嵐見她神情微略緊張,心情也跟著沉重了起來。

早前屋里就沒讓旁人進來伺候了,尋常打掃活計都是青嵐一人做的,只是她不知姑娘不過是出去了一趟,怎么這般草木皆兵的起來。

“奴婢曉得了。”

青嵐拿了件干凈衣裳遞給了殷青筠,“姑娘快些將染了泥的衣裳換下來,這都快五更天了,姑娘能睡會兒就睡會兒吧,還要早起去夫人那里請安呢。”

殷青筠已是累極,聽她這樣說才想起看了眼窗外,外頭夜幕黑沉,不見半點星子,仿佛壓抑到了極點。

而屋中燈光搖晃,勉強還帶著些微的暖意。

她低頭看著自己仍在細微抖著的青蔥指尖,從皇帝安排那三件事時,她就跟一腳踏空懸在了萬丈斷崖上似的,心里頭再也沒平靜下來過。

殷青筠撩開裙擺瞧了瞧,果然瞧見裙子上沾了不少細泥草葉,便接下了青嵐遞來的衣裳,對她道:“你也去歇息吧。”

青嵐乖巧地應著,不過還是等殷青筠在屏風里頭換好了干凈衣裳,將原先那一身臟衣裳收好捧著才退了出去。

屋中的油燈又只留下了桌上那一盞,旁邊的琉璃瓶里還插著一株漂亮艷麗的芍藥,在桌面上投下一道長長的花影。

殷青筠抱著裝著圣旨的盒子,在被子下翻了好幾圈,徹夜難眠。

這個東西放在她這里,跟放在狼窩里有什么區別。

就憑著殷正業當初伙同陸皇后一起逼死皇帝的勁兒,若是現在讓他得知了她手里有一道皇帝親手印璽的無字圣旨,怕是掀翻了殷府也要讓她交出來。

可若是藏,殷府雖大,她又能往哪里藏。

她倒不是沒有想過讓凝羅替她保管,但這是關乎她跟蕭祉身家性命的東西,凝羅是她的親姨母不假,但凝羅同皇帝之間也是有齟齬的。

章節目錄

吉林快3专家预测qq群
华泽期货配资 下载贵阳捉鸡麻将 快3开奖结果安徽 足球比赛分析* 股票融资后会什么走势 一定牛北京快三 东莞期货配资公司 我爱南京麻将辅助 快乐赛车计划吗 紫幻河南麻将怎么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