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林快3专家预测qq群

034:你不爭氣

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

微風徐徐,吹起殷青筠頰邊的如墨長發,幽幽的月季香便散發了出來,絲絲繞繞蜿蜒到人心里。

青嵐看得一怔,扯了她的衣袖攔著她,“姑娘,要不咱們還是不去了吧......那林姨娘自是不能放過的,改明兒等相爺下朝了,奴婢陪您去跟相爺說道說道。”

殷青筠嘴角依舊揚著些許弧度,被夜風一吹便冷了幾分,“同他說有什么用,他如今整顆心都掛在林氏母女的身上,何曾管過我和母親的死活。”

這幾日她時常會想起當初在昭德殿中蕭祉審問殷正業時,殷正業字字句句都在責怪她和母親壞了他的春秋大夢。如此貪得無厭,面目可憎之人,每每都會叫她在睡夢中驚醒。這樣的父親,有與沒有能有什么區別。

青嵐聞言沒再開口,約莫也是找不到什么反駁的話來了。

“走罷,咱們既然知道父親會偏袒她們母女,那我便再來個先斬后奏。”

殷青筠一提裙擺,瓷白的桃花面在清冷的月光下泛出細微的柔光,嘴邊的笑意卻是冷的。青嵐看得膽戰心驚,想勸又不知從何勸起,“那......那等會兒姑娘記得手下留情一些......”

她跟在姑娘身邊這幾日也算是經過大風大浪的人了,什么侯爺皇子都見過了得罪了,想想陪姑娘去收拾一個小小的姨娘,頓時心里跟吃了顆定心丸似的,倒也定了許多。

殷青筠只輕輕地嗯了聲,提著裙擺便朝著菡芍苑走去。

菡芍苑中,殷青黎正躺在榻上小憩,如菱舉著小扇正在給她扇風。

一只毛發黢黢的黑狗跳進屋中,吐著長舌四處張皇,突然尾巴一搖向榻邊靠近,如菱面色一變,連忙驅趕黑狗離殷青黎遠遠兒的。

“快走!若叫二姑娘看見你了,非得剝了你的皮燉湯喝!”

殷青黎睡得模糊,眼睛瞇了條縫兒,聽見幾聲犬吠猛然睜開了眼,便看見一個黑毛畜生伏在榻邊,她手里頭捏著的蘭花帕子也被它叼了去。

“啊!”

“快把這個畜生趕走啊!”

殷青黎一點顧不得相府姑娘的顏面禮儀,被嚇得在榻上直跳,直到林姨娘尋聲找來,站在門邊柔聲喚了聲黎兒。

“娘親!”

殷青黎早已花容失色,俏麗的小臉被那只蹲在榻前不肯離開的狗嚇得慘白慘白的,“娘親,快把它趕走啊!”

林姨娘又驚又怒,由婢女扶著走上前蹲下身子抱起那只身量并不重的狗兒,護在懷里一下下地撫摸道:“讓我看看,來福,剛剛黎兒可是嚇著你了啊,餓了吧,我帶你去吃晚飯,咱們走。”

殷青黎雙眼直勾勾地瞪著林姨娘,“娘親!”

我才是你的親生女兒,你如今抱著一條狗算是怎么回事?

林姨娘回頭看了眼殷青黎,額邊垂落的一縷秀發被風吹得微揚,襯得眼眸里澤色百媚千嬌,比那云樓里的頭牌花娘都不逞多讓,只是對著自己的女兒神色冷了幾分:“你既曉得是我親生的,為何一再軟弱,你瞧那大姑娘,被陛下召進宮去又得了不少賞賜。”

她想起上回在庫房看到的宮中上月的賞賜單子,上頭既有南海的夜明珠又有北羌的沙玉鏡,哪一樣不是價值連城的寶貝,可是她們菡芍苑沒撈著一件,全都充了清風苑的私庫。

林姨娘不提這事還好,一提殷青黎肚里的火氣也冒了起來,“她能得賞賜是她的母親有本事,因為她的母親姓陳!可我的娘親呢,您除了知道在后院爭風吃醋還會做什么?!”

如菱上前扯了殷青黎的袖子,小聲勸道:“二姑娘......”

如今的菡芍苑都由林姨娘全權做主,二姑娘跟姨娘是吵歡快了,回頭她們下頭的人可有的罪受了。

林姨娘怒氣沖沖地看著這個自己一手養大視為掌中寶的女兒,眼里不是沒有心疼的,可只要一想到清風苑那邊那么得意,她就忍不住責怪殷青黎不爭氣不會討巧。若她能早些京城貴族世家里找些尋個有權有勢的夫婿,她們娘倆何須還留在殷府受氣。

林姨娘懷里的來福突然晃了晃身子,掙扎著要下地去。

“你可安生些吧,回頭一晃眼我又找不著你了。”她伸手點了點來福的頭,微微笑道。

林姨娘將這黑狗養在自己屋里極少放它出來,可近日也不知怎的,時不時就找不著它影兒了,不是跑來殷青黎這屋嚇得殷青黎驚叫連連,就是跑出去菡芍苑四處兜圈子。

殷青黎見不得娘親抱著一條狗如此親熱,兀自捏著鼻子退開好些步,聲音嫌惡道:“不過是個畜生,娘親竟也如此寶貝。”

林姨娘顛著哄著來福,抬眸掃了下殷青黎,“那總比你要給我省心些。”

殷青黎面色微沉,轉過臉去也不再看林姨娘和來福一眼。心道怕是今日午時來福在花園把陳氏傷了的事情林姨娘還不知道。

這可是大事。

若是清風苑那邊息事寧人還好......可最近殷青筠火氣大得很,連父親的薄面都不愿意給,何況是林姨娘屋里養的一條狗。

念及此,殷青黎忍住心里的委屈回過頭,正欲開口跟林姨娘說說來福的事,就聽見林姨娘啊了一聲,緊接著來福黑黢黢的身影便滾到了地上,猛然一躥出了屋,不知往哪兒跑了。

林姨娘摸著手背上被來福抓傷的口子,傷得不深,只是那條口子沁出了絲絲顆顆的血珠,映在如雪的肌膚上格外觸目驚心。

殷青黎頓時心里泛起一陣心疼的漣漪來,扶著林姨娘坐到了榻上,拿了帕子給她包扎。

“一條狗而已,母親干嘛這樣在乎它。”

林姨娘面帶淺笑,沒有半分對來福的責怪之意,而是微昂著頭看向窗外掩映在深濃夜色之中的樹梢花枝,嘴角微挑輕輕地笑道:“這可不是普通的狗,大師說了,它的眼睛不一般,生來便能看見常人看不見的東西。”

“什么東西。”

“不干凈的東西。”

殷青黎手一抖,指甲戳在林姨娘的皮膚上,痛得她叫了一聲。

“死姑娘,你要嚇死我是不是。”

“娘親......它如此不吉利,您還養著它做什么.....”

章節目錄

吉林快3专家预测qq群
辽宁十一选五 美欣达股票股票行情 股票分析师证 协安期货配资 温州茶苑下载安装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走 德国足球甲级联赛积 秒速时时彩是国家开的 大智慧股票行情查询 航宇汇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