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林快3专家预测qq群

第一五五章

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

看到曉月難過的樣子,江白靈機一動,說道;“今夜,我們要去查找花不二的老巢,我看我們可以先去你家的米糧鋪子看一看,要是一切正常,你不就放心了嗎?”

曉月聽到江白說要去查找花不二的老巢,立刻來了精神,他說;“那就算啦,反正我家的鋪子蚌娘娘已經幫我奪了回來,我想也差不到哪里去,再說了,我們要是去了,怕是要分神,還不如干脆我們直接就去把那個花不二的老底查他個底朝天。”

江白說;“那好,我在前面看著,你抓緊時間去休息,咱們三更出發。”

曉月說了聲好,就要去后屋,臨掀門簾子的時候,她又不放心的問了句;“江白阿妹,我們先去那里呀?”

江白說;“昨夜,我已經查得差不多了,到時候你跟著我去就行了。”

曉月沒在說話,直接去了后屋,躺到床上便睡,巧鳳看著曉月頭沾到枕頭上就睡著了,悄聲對文娘說;“我看你們個個是好漢,啥也不在乎,躺下就睡,拿起酒就喝,我要是不知道底細,那里能想到你們竟然是女人哪!”

紅日西沉,玉兔東升,江風吹過,樹稍輕搖,喧囂的街市一點點沉寂下來,等到街面上最后一家鋪子里掌起燈火的時候,天色已經大黑了,天熱,四個姑娘都沒有食欲,江白提議,涼拌黃瓜絲,又做了一道貓耳菜,用井拔涼水把米飯泡了一下,很隨意地吃完了晚飯。

四個姑娘只有巧鳳不知道他們晚上還有行動,吃完飯后她想出去走走,散散心,江白見狀,心生一計,她先安穩住巧鳳,讓她稍等一會兒,然后和曉月、文娘商量起來,江白的意思,既然巧鳳要出去散心,就讓她去,這樣一來可以看看花不二有沒有安排監視他們的人,也可以借此考驗一下巧鳳,看她是不是已經完全和她們一條心了。

曉月覺得不妥,萬一中間有什么閃失,他們不在巧鳳身邊,會很危險的,她們的整個行動計劃就會暴露無意,文娘也覺得曉月說得有道理,就提議,自己跟著巧鳳一起去散心。

聽了兩個人的話,江白又想了想,才最后下決心說;“要是那樣的話,我們還不如干脆就分開執行我們的行動計劃,文娘變回男人模樣,保護巧鳳去俏佳人縫紉店接頭,告訴那頭,就說白老大兩天后回來,到時候,就能定下來,什么時候讓文娘去府衙大堂上作證。”

曉月說;“我贊成。”

文娘有些擔心地問道;“要是那邊先問起我們這邊的情況,該讓巧鳳怎么回答呢?”

江白說;“干脆,我們問問鳳姐,看她覺得怎樣回答才能瞞過花不二他們。”

江白言罷,三人起身,文娘擔心巧鳳會挑理,至少會覺得他們還是不信任她,就問江白;“見面我們如何說?”

江白說;“說實話。”

曉月說;“沒事兒,巧鳳姐不是那種小心眼之人。”

江白他們三人到外面去說事,巧鳳一個人呆在后面的屋子里,百般無聊,和她說話的人都出去了,人家又沒說帶她一起出去,她就只好還是呆在后面,不過,讓她沒有想到的是,出去的三個人很快就回來了,而且圍住她嘰嘰喳喳不停地說道;“巧鳳姐,我們剛才到前面剛說了幾句話,就發現你沒跟來,我們這就回來找你。”

巧鳳說;“你們走的時候,也沒說叫上我呀,我就只好一個人悶在后面了。”

巧鳳說話的時候,完全是姊妹間的口氣,根本就沒有挑理的意味,江白她們這才放下心來,江白等到幾個人都坐了下來,立刻開口說道;“巧鳳姐,實不相瞞,我們剛才去前面的鋪子里是商量該如何給花不二送信的事情,結果,看到你沒跟過來,我們就又回來找你。”

巧鳳根本就沒有那么多想法,她忙說;“給花不二送信,非得我去才行。”

文娘接過來說;“是啊,所以,我們才回來和你一起商量,看看是啥時候去好,到了那里該說些啥?”

巧鳳聽了,立刻哎呦一聲,然后才接著說道;“這件事情需要問你們呀,你們說啥時候去,我就啥時候去,你們讓我說啥我就說啥。”

江白擔心地問道;“巧鳳姐,你去了不會遇到啥危險吧?”

巧鳳說;“能有啥危險,這些都是花不二事先安排的,但是,我覺得還是白天比較好,因為那樣的話,可以找到借口,我到哪里以做衣服為借口,我要是夜晚去,他們肯定會起疑心,你們試想,到了晚上你們三個男人會放過我嗎,能輕易讓我出去嗎,只有白天,你們忙別的事情去了,我才能脫身給他送信。”

巧鳳說完,用眼睛盯上了江白,文娘和曉月也不再說話,江白想了想說道;“那你就明天白天去,至于給他們捎什么口信,我想還是告訴花不二他最想得到的消息,明天你到了那里,接上頭后,就說,白老大于當天夜晚回來,到時候,就知道山寨是不是讓文娘去作證。”

江白說到這里停下了,巧鳳立刻接過來問;“如果他們問我,文娘姑娘是去府衙作證的面大還是不去的面大,我該怎樣回答呀?”

“嗯,嗯,”江白嗯了兩聲,才說;“那你就告訴他們,山寨當家的有個習慣,基本上聽從出去辦事人的建議,特別是,你聽白老三告訴你,這次他們得了花不二很多銀兩,山寨一定會尊重白老三的意思,到時候,就會讓文娘去府衙。”

巧鳳聽了江白的話,想了想,又問;“那,他們要是問別的呢?”

“別的?”曉月這樣問,是因為他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,江白倒是反應了過來,不過,他又不好啟齒,這時,文娘接過來試探著問道;“巧鳳姐,你剛才問的是不是,他們還要打探我們這里的情況?

巧鳳回答;“那是一定的,不過我說的還有一層意思,就是他們肯定會問我男女之間的事情,我該怎樣編排呢?”

江白到這時候,覺得自己不得不說了,她就說到;“對于男女之間的事情,我不懂得,也不明白,你就看著說吧,總之不能說漏了,也不能讓他們起疑,至于這里的情況,你千萬要記住,我們是煙波寨的人,是很粗俗的男人或者是江湖人,江湖人身上有的毛病,我們身上必須都有。”

江白說得很籠統,意思卻足夠巧鳳那樣的女人去遐想了,果然,江白說完,巧鳳就說;“既如此,那我就按著你的意思辦好啦,他們要是問到你們,我就說,你們一個個如狼似虎,使勁在我身上發泄,一夜也不讓我歇著,反正沒好話,到時候請各位好漢不要見怪才是。”

曉月聽了,忙著補充道;“巧鳳姐姐說的沒錯,我了解花肥豬一伙兒人,你要是不那么說,他們真就不會信,因為他們就是那樣對待我們的,可是,煙波寨里的事情該如何說呢?”

江白過來說;“煙波寨里的事情千萬不能說,因為我們現在還沒有帶文娘回煙波寨,當著巧鳳的面我們根本就不提煙波寨三個字,他如何能知道呢?”

說到這里,巧鳳似乎胸有成竹了,雖然她心里還沒有十分把握,但是,面對花不二他們,巧鳳還是做好了心理準備,眼看著該研究的,該說的,都說得差不多了,江白不失時機地說了句;“三更,我和二哥還要出去,文娘和巧鳳姐要多加小心,防止花不二一伙前來探聽。”

巧鳳有些擔心地問道;“花不二會不會帶領人馬前來偷襲,搶走文娘妹妹呀?”

文娘見巧鳳提的問題涉及到了自己,就說道;“我想他不敢,因為他已經知道了我們白家三兄弟的厲害,再說他已經表示臣服,甘當奴才了,所以,我覺得他不會冒這個風險,因為他怕因此丟了自己的性命。”

曉月說;“還是防著點好,他們哪路貨色可不是什么誠誠君子,出爾反爾,說話不算數,搞陰謀詭計,迷惑別人是他們慣用的伎倆,所以,我們必須要提防他們。”

江白說;“二哥說的對,為了完成我們的計劃,今夜我們也唱他個空城計。”

文娘說;“什么是空城計,如何唱法?”

江白說;“我昨夜里已經打探好了,出縣城不遠有一處天下聞名的客棧,叫做樓,據說那里十分神秘,平常人等根本就進不去,只有十分有錢又有勢利之人,還要提前預約才能進得去,我讓你們去哪里,就是要你們化裝成江湖人物,悄悄潛進去,探探哪里的地形,最好能探聽出花不二一伙和樓有沒有關系。然后迅速出來,回到這里,等候我們。”

文娘說;“如此神秘之處,就憑我們能進去嗎,再說了,即便我們進去了,到哪里去打探呢!”

章節目錄

吉林快3专家预测qq群
五粮液股票行情怎么样 股票涨跌原因 大白话 湖北血流成河麻将 浙江11选5任选基 天虹商场股票 经典老版单机四人麻 江苏十一选五的开奖 舒泰神股票 用流量打麻将费流量吗 加拿大28全天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