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林快3专家预测qq群

第八七二章 夜行女

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

跪趴在樹杈上的女人寂然無聲,齊寧一時間也搞不清楚她意欲何為,這時候倒也擔心驚動了那女人,屏住呼吸,盡可能不讓她發現。

不過他的內力如今極其深厚,而且運氣法門更是得到向百影親自指導,那女人的身手看起來雖然還算不錯,但顯然距離啟寧還有些距離,始終不曾發現正在齊寧的眼皮子底下。

佛堂始終沒有一絲動靜,齊寧尋思距離子時還有半個多時辰,難不成這女人會一直在這里盯下去。

正自尋思,卻忽地瞧見那女人抬起一只手臂,手上一揚,也不知道擲出什么東西,去如流星,落在了院落中,院內便發出一聲輕微的響動。

齊寧知道這是夜行女故意試探,心中有些惱怒,暗想今晚秋千易要如約前來,若是這夜行女事先打草驚蛇,引起對方的警覺,只怕會給秋千易的行動造成難度。

隨即又想,這夜行女今夜試探佛堂,說來倒也不能說是壞了自己的事情,說到底自己讓秋千易行動的目的就是為了引出牛頭馬面,看看那兩個家伙究竟是否就在太夫人身邊,若是能夠借此機會查出那兩人的底細自然是再好不過。

只是這夜行女試探佛堂的目的又在何處此女對佛堂又存有什么意圖

院內并無任何動靜,齊寧正想瞧瞧夜行女是否還另有行動,卻忽地看到那夜行女輕輕站起身來,抬頭往上看,齊寧卻是反應迅速,已經掩身到樹干后面,那夜行女并無瞧見齊寧,卻是雙足一蹬,整個人已經輕盈躍起,手臂一勾,抓住了上面的樹杈,一個翻身,已經極為輕巧地攀上了樹杈。

齊寧屏住呼吸,那夜行女根本沒料到自己身后有人,看也沒有看后面,依然是趴了下去,撅起腴臀,透過樹枝縫隙往下面看,這時候齊寧就在她身后三步之遙,月色幽幽,透過樹葉的縫隙斑駁地撒射下來,月光灑射到那夜行女身上,更是讓她腰低臀翹的姿勢分外撩人。

齊寧雖然呼吸輕勻,但畢竟兩人近在咫尺,那夜行女也是極為警覺之輩,片刻之后,那夜行女似乎察覺到什么,跪趴在地上回過頭來,還沒等那夜行女看清楚狀況,齊寧早已經如同夜郎一般撲了上去。

夜行女大吃一驚,想要動作,但她的武功距離齊寧是在有不小的距離,而且齊寧這一下子唯恐驚動佛堂那邊,所以行動是異常迅速,沒等那夜行女做出任何動作,已經從后面壓在那夜行女身上,一只手繞過去緊抱住那夜行女胸口,另一只手中的寒刃已經頂在了夜行女的脖子上,低聲道:“莫動,動一下就沒命了。”

那夜行女渾身一僵,一時間根本不敢動彈。

齊寧抱她胸口的手臂極緊,隱隱感覺手臂上柔軟一片,很有彈性,立時醒悟,自己手臂剛好勒在夜行女的胸脯上,從手感來看,尺度不小,他故作不覺,壓低聲音道:“自己抬起手,摘下面套,千萬不要耍花樣,我是好人,匕首卻不知好歹。”

那夜行女心知生死存亡,此時受制于人,倒也不敢反抗,抬起手臂,將自己的頭套摘了下去,一頭烏發便即散開,齊寧低聲道:“轉過頭來,不要耍花樣。”手中握緊寒刃,直待夜行女一有動作,立刻刺進脖子。

這種生死時刻,他倒不會有什么憐香惜玉之情。

那夜行女猶豫了一下,終是慢慢扭回頭來,此時她跪在樹杈上,上半身被齊寧手臂勒起,腴臀后翹,剛好被齊寧腹間蓋住,這姿勢可說是曖昧至極,此刻扭轉頭來,借著淡淡的月光,齊寧終是看清楚了夜行女的面孔。

這張臉樣容秀美,杏眼瓊鼻,只是臉色有些蒼白,眼眸中也帶著驚懼之色,齊寧看見這張臉,吃了一驚,失聲道:“秀娘!”

這半夜三更前來探查佛堂的夜行女,竟是齊寧從東齊帶回來的侍女秀娘。

齊寧從東齊離開的時候,東齊國相令狐煦本是要送齊寧兩名美人返回楚國,齊寧斟酌一番,最終只帶回了秀娘。

從一開始,齊寧就對令狐煦慷慨贈送美人心存懷疑,是以秀娘來到錦衣侯府之后,齊寧一直很少和她接觸,更不必說將她收入房中,只是讓府中好生照顧,暗中卻也讓齊峰派人注意這東齊美人的動靜。

不過秀娘來到侯府這陣子時間,倒也是低調得很,平日里也如同府里其他的丫鬟一般,并不顯得特別,而且私下里與丫鬟素蘭的關系似乎不錯。

齊寧忙于外事,此外知道太夫人派人監視自己之后,對錦衣侯府的歸屬感大大減弱,更是無心去管秀娘,甚至都忘記還有這樣一個東齊美人在府內,這時候發現窺視佛堂的夜行女竟然是秀娘,當真是吃驚不小。

但他迅速便想到,令狐煦贈送自己一個美人,本就不會存有善意,秀娘半夜三更跑到這里來,倒也不是不能理解,只是他心中奇怪,暗想秀娘為何會來窺視佛堂令狐煦派秀娘進入錦衣侯府,難道與佛堂有干系

秀娘瞧見是齊寧,眼中驚駭之色微微弱了些,眼眸顫動,楚楚可憐,咬了一下嘴唇,才輕聲道:“候。。。。。侯爺!”

齊寧輕聲冷笑,壓低聲音道:“半夜三更,你跑這里來做什么”

“沒。。。。。沒什么!”秀娘不敢看齊寧眼睛。

齊寧身體微微伏下,湊近秀娘耳邊,低聲道:“令狐國相讓你進入錦衣侯府,到底是為了什么”說話間,手中寒刃更是微微往秀娘肌膚頂了頂,只是這寒刃吹毛斷發,那是鋒利無比的寶器,這輕輕一頂,卻已經戳破了秀娘吹彈可破的肌膚,鮮血便即從肌膚里溢出來。

齊寧倒是沒有察覺,但秀娘卻已經感覺到自己流出血來,嬌軀一顫,卻閉上眼睛,卻是一言不發。

齊寧輕嘆道:“你是不想說”

“奴婢知道侯爺不是壞人。”秀娘閉著眼睛輕聲道:“秀娘并無加害侯爺之心,而且。。。。。而且此事與國相也并無干系。”

“你這話恐怕連你自己都不信吧”齊寧聞著從秀娘身上散發出來的淡淡幽香,這時候感覺腹部貼住的腴臀飽滿溫暖,低聲道:“我并不喜歡讓女人為難,可是如果女人讓我太過為難,我也從不會客氣。”

秀娘咬著嘴唇,并不說話。

“你只是令狐煦的一顆棋子,不必為他死心塌地做什么。”齊寧低聲道:“告訴我他派你前來究竟是為什么,我可以讓你安然無恙離開,還可以給你一筆足以讓你后半生不必發愁的報酬。當然,如果你愿意留下來,我可以保證你在錦衣侯府也能安然無恙,一切只要你實話實說。”

他感受到秀娘身體的柔軟,心想如果這小娘子當真做一個侍奉丫鬟,倒也不是什么壞事。

秀娘卻兀自是一言不發,齊寧心知既然能被令狐煦派出來,這秀娘自然是經受過嚴格的訓練,想要這般輕易就能問出答案,自己也就太小瞧了令狐煦。

“秀娘,我其實真的不想讓你遭受太大的折磨。”齊寧輕嘆道:“可是你是東齊人,如今在楚國侯爵府中窺探,這已經不是你我之間的事情,而是楚國和齊國之間的爭端。如果你非要如此倔強,我只能將你送到神侯府,神侯府的手段,你可能不知道,但我保證如果你被送到神侯府,一定會將所知的全都吐出來。”

秀娘嬌軀一顫,顯然也是知道神侯府的手段,卻還是道:“侯爺,你。。。。。你殺了我吧!”

齊寧搖搖頭,秀娘睜開眼睛,楚楚可憐,想了一下,才道:“侯爺,奴婢并無害你之心,令狐國相也絕無害你之心。”忽地抬手,只往自己嘴唇湊過去,齊寧卻是早有防備,手臂一緊,勒住秀娘胸脯,握刀的手往前一格,已經擋住了秀娘的手,低聲喝道:“你要自盡”這時候已經看到,秀娘的指尖,赫然有顆藥丸。

秀娘扭了一下身體,翹臀在齊寧腹間摩擦了一下,搞得人心癢癢的,齊寧低聲道:“你這又是何苦我并無說要殺你,你也不必急著去死。”忽地壓低聲音道:“別動!”

秀娘一怔,眼角余光卻是瞧見齊寧正盯著一處,順著齊寧的目光瞧過去,卻見到夜色之中,一道身影不知何時出現在院外,此刻輕盈躍上了墻頭,隨即身形一展,宛若一頭老鷹般從墻頭飛掠而出,竟是沒有發出一絲動靜,落在了院內。

秀娘眸中顯出驚訝之色,齊寧卻是神情冷峻。

這突然出現的身影,正是九溪毒王秋千易。

齊寧此刻伏在秀娘身上,兩人都是盯住秋千易,只見到秋千易環顧一周,隨即輕步往佛堂過去。

秋千易顯然是聽從了齊寧的提醒,一聲黑色袍子罩住身體,還系了面巾蒙住臉,但他身形輪廓太過特別,齊寧對他熟悉的很,只看他背影和走路的姿態,便確定是秋千易無疑,此時距離子夜尚有小片刻,這九溪毒王顯然是提前到來。


章節目錄

吉林快3专家预测qq群
双色球药蓝分布图旧版 香港白小姐今晚开奖结果查询 大奖得主 推倒胡麻将技巧心得 二肖中特期期准老人奇 江西多乐彩登陆 山东体彩十一运夺金最大遗漏 让分胜负 安徽快3走势图一定牛 二分彩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