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林快3专家预测qq群

第六十九章 黑手

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

竇連忠此言一出,非但是顧清菡,楊寧也是臉色微變。

“竇公子是在說笑嗎?”顧清菡迅速保持鎮定,“竇大人是戶部尚書,據我所知,貴府家資殷實,似乎還沒有到需要當東西的份上。而且這當票上寫得清楚,當物之人叫做趙信,不知與竇公子有何干系?”

竇連忠笑道:“實不相瞞,趙信就在這里。”回頭叫道:“趙兄,請過來。”

跟隨竇連忠前來的幾人之中,立刻有一人上前來,傳著十分普通,長相也是平平,屬于丟在人堆里很難被發現的那種。

“徐掌柜,可還記得我?”趙信上前來,向徐掌柜拱手道:“前次有勞關照,趙某可一直都是銘記在心。”他的口音并非京城口音,似乎是個外地人。

徐掌柜畢竟也是在生意場上混跡多年的老手,之前失了方寸,但此刻見到趙信跟隨竇連忠而來,立刻意識到什么,微微變色,只是多年的習慣,卻還是拱手道:“原來是趙先生。”

“看來徐掌柜記性不錯。”趙信笑道:“半個月前在貴鋪受到熱情接待,如今還是記憶猶新。”

竇連忠道:“三夫人,這位就是當票的主人趙信,他是荊南嵐陽人氏,與我竇家還有些遠親關系,前番因為手中急用銀兩,所以在你們當鋪當了一些東西,這些當票都在手中,當時從貴號支了七千兩銀子。”

顧清菡冰雪聰明,已經意識到什么,問道:“趙先生是準備贖當?”

趙信笑道:“在下當日是活當,和徐掌柜也說過,最遲一個月,便會過來贖當。如今事情辦完,銀子倒還沒使上,這兩天正準備返鄉,也準備返鄉之前將東西都贖出來,今夜竇公子為我設宴送行,恰好路過,聽說這邊發生火災,所以專門過來看看。”

竇連忠嘆道:“三夫人,現在看來,貴號恐怕是拿不出東西來,趙信當下的那些東西,可都是他祖上傳下來的,事情可就麻煩了。”

“既然是開當鋪,有當有贖,理所當然。”顧清菡道:“即使東西損壞,有當票在這里,自然會按照當票上的約定,如數賠付。”

“三夫人,這要賠付起來,可不是小數目。”竇連忠搖頭嘆道:“按上面的約定,真要是全都燒毀,至少要一萬五千兩銀子的賠付,這,當然,錦衣侯食邑三千,這點銀子自然算不得什么。”瞥了楊寧一眼,道:“這里既然燒毀,眼下你們又忙碌,我們也不多擾,等天亮之后,我們再登門拜訪!”

一直沒有吭聲的邱總管終于道:“竇公子,趙先生,你們看,能不能緩上一些時日?”

“緩一些時日?”竇連忠皺眉道:“這是什么意思?難道你們侯府想要拖欠賠款?”

邱總管忙道:“絕無此意,只是!”

“只是覺得趙先生在京里還沒有玩夠。”楊寧忽然打斷邱總管的話頭,笑道:“邱總管也是一番好意,如果趙先生真的急著贖當,那么明日前往錦衣侯府,所欠賠償,盡數償還。”

他話一出

(本章未完,請翻頁)口,邱總管立時皺眉,顧清菡也微顯訝然之色。

“好,還是世子痛快。”竇連忠似笑非笑,“即是如此,明日必當登門拜訪。”盯著顧清菡,拱手笑道:“三夫人,咱們明天見。”也不多言,領著趙信等人翩然而去。

“世子,您這是!”邱總管欲要說話,瞧見那幾位東家還在不遠處交頭接耳,并沒有說出口。

楊寧道:“邱總管,今晚你辛苦一下,帶大家在這邊收拾一番,天亮之后,派人去京都府衙門一趟,讓京都府派人過來調查。”

“調查?”邱總管一怔。

楊寧冷笑道:“莫非你不知道,這是有人縱火,總要人過來好生調查。”

邱總管張了張嘴,顧清菡也道:“邱總管,按照世子的話去做,天亮立刻派人讓京都府來人調查。”看向段滄海,道:“滄海,你在這里幫著邱總管一起善后。”

段滄海答應一聲,顧清菡此時已經是疲倦不堪,上了馬車,不等放下簾子,楊寧也竄進到馬車之內,隨即令人回府。

侯府的馬車倒也寬敞,兩人一左一右相對而坐,車內頗有些昏暗,不過楊寧目力極好,倒依稀能夠看清楚顧清菡,輕聲道:“三娘,事已至此,著急也沒有用,只能走一步算一步。”

顧清菡苦笑道:“自從將軍過世后,諸事不順,麻煩事一樁接一樁過來,今晚這一把火,更是大麻煩。”隨即問道:“寧兒,剛才你讓竇連忠明日去侯府,咱們府里一下子可拿不出那么多銀子。”

楊寧笑道:“三娘,你有沒有覺得事情很古怪?”

“你說的是什么?”

“趙信在當鋪當了七千兩銀子的東西,這是不是一筆不小的數目?”楊寧在昏暗中凝視顧清菡,顧清菡眼眸如水,昏暗中兀自可見其美眸流動。

顧清菡點頭道:“七千兩銀子當然不是小數目,趙信這筆買賣,我也記得清楚,當時將軍的遺體正在秘密運回京城的途中,府中上下還不知道將軍已經病逝,恰好當鋪來了這筆買賣,為此還從府中調走了三千兩銀子。”

楊寧目光銳利,問道:“這筆買賣做成之后,將父親的遺體就回到了京城?”

顧清菡嘆道:“正是,當時我就后悔,早知道將軍過世要辦喪事,這筆買賣就不該做下。但既然已經簽下契約,自然不能反悔。”

楊寧冷笑道:“七千兩銀子,并非小數目,趙信趕在父親之前入當,這場大火剛剛燒起來,他就找過來贖當,這難道不蹊蹺?”

“確實蹊蹺。”顧清菡蹙眉道:“而且那個竇連忠忽然蹦出來,很是反常。”

楊寧微一沉吟,才道:“三娘剛才說父親過世后,侯府諸事不順,是否說江陵的銀子不能及時送達,然后又莫名其妙生出一場大火,如今又有趙信贖當?”

“自然還有你在忠陵別院被刺。”顧清菡輕聲道。

楊寧輕聲道:“三娘,你有沒有覺著這些事情并非是

(本章未完,請翻頁)**發生,而是互相之間都有牽連?”

“牽連?”顧清菡一怔,“寧兒,你為何這樣說?”

楊寧道:“我覺著背后似乎有一張黑手,正在對我們錦衣侯府下狠手。”

“黑手?”

楊寧身體微微前傾,湊近顧清菡,低聲道:“火勢熄滅之后,我進去查看,你猜我發現了什么?”

“什么?”

“在被燒毀的當庫,地面似乎有油跡。”楊寧輕聲道。

顧清菡嬌軀一震,竟是伸手握住楊寧手腕,“寧兒,你可看清楚了?你是說,當庫找到了油跡?”

楊寧點頭道:“我細細檢查過,油跡不多,發現有兩三處,我仔細聞過,那種味道如果我沒有猜錯,正是最易燃燒的黑油,這種油遇火即著,按照他們的說法,當時當庫燒起來之后,火勢蔓延的極快,只是片刻間當庫就被大火吞沒,這應該都是黑油作祟。”

顧清菡柳眉緊蹙,此時卻冷靜下來,想了一想,才道:“如此說來,這場火定是有人精心設計。”

“恐怕就是如此。”楊寧道:“而且很可能與竇連忠有關系,即使不是此人出手,他也一定牽扯在其中。”

“如果真的是竇連忠在背后搞鬼,他們燒毀當鋪,難道就是為了那一萬多兩銀子的賠償?”顧清菡蹙眉道:“事情恐怕不會如此簡單。”

“三娘,這竇連忠的父親竇馗是戶部尚書?”楊寧問道:“此人與我們錦衣侯府可有仇怨?”

顧清菡點頭道:“竇馗六年前升任為戶部尚書,其實早些年,他還只是戶部侍郎的時候,與將軍有些交情。將軍在外征戰,錢糧都是戶部在后面供應,竇馗好像有幾次親自押送糧草送到前線,所以與將軍關系很好。他后來升任戶部尚書,將軍似乎也在圣上面前為他說了話。”

“如此說來,父親對竇家還有些恩惠?”

“本來兩家相安無事,不過前年將軍忽然向朝廷上了一道折子,隨后竇馗就被圣上當朝斥責,而且罰俸半年,聽說是因為糧草晚到了好幾天,將軍性情剛直,上折子參了竇馗。”顧清菡幽幽道:“自那以后,兩家就算結下了些冤仇,不過竇馗在面子上對將軍還算敬重。”

“原來如此。”楊寧若有所思點頭,“這樣說來,此番竇家必然是卷入此事之中,這場火大不簡單。”

“但是無憑無據,咱們也不能對他們怎樣。”顧清菡蹙眉道:“明天竇連忠必然會領著趙信登府,莫說一萬五千兩銀子,就是五千兩銀子,咱們一時也拿不出來。”

楊寧嘿嘿一笑,道:“三娘不用急,竇連忠既然卷入此事,我必回讓他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。”神情冷峻起來,冷聲道:“他們想要不擇手段落井下石,我倒要看看誰能笑到最后。”

顧清菡見楊寧自信滿滿,心下既有幾分歡喜,但更多的卻是憂慮,她實在不知道,楊寧又如何應對趙信那一萬多兩銀子的賠償。

(本章完)

章節目錄

吉林快3专家预测qq群
福彩中心投注站 辽宁35选7走势图风采 一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白小姐 华东15选5 在海南养殖鹌鹑赚钱吗 金都棋牌下载 河南22选5 体彩江苏7位数18122 彩票软件 广东十一选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