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林快3专家预测qq群

第一零三四章 突刺

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

此時兩翼方向的戰船也都靠岸,左右各有數百兵士登島,這鐵島比之海鳳島要小上一圈,而且地形也簡單許多,兵士登島之后,將鐵島四面團團圍住,戰船尚在鐵島四周游蕩,整座鐵島可說是被圍了個水泄不通。

齊寧下令將孔笙等人帶了下去,又吩咐吳達林率領水兵搜找入口。

吳達林不久前本就是皇家羽林營副統領,自有統領之才,當下指揮兵士搜尋入口,雖說鐵島入口隱秘,但架不住官兵人多勢眾,沒過多久便即找尋到入口,官兵一擁而入,齊寧便在外面等候,不過一個時辰功夫,吳達林從入口出來,向齊寧稟道:“侯爺,島上已經全部控制。這座島上是一處用來鍛造兵器之所,里面有好幾處倉庫,還請侯爺檢查。”

齊寧登島之前,便知道這座島必然就是鍛造兵器的地方,此時確定,心中微寬,畢竟若自己猜錯錯誤,那么還要重新找尋鍛造兵器的地方。

一群人簇擁著齊寧進了石道之內,比起海鳳島內縱橫交錯的石道,鐵島內的石道便簡單許多,怪石嶙峋,但空間卻是極為寬敞。

官兵幾乎是兵不血刃地控制住了鐵島,里面都已經設下了崗哨,吳達林在前領路,拐了幾條道,便即到了一個極其空曠之所,齊寧瞧見此處已經是黑壓壓一群人,大部分人看上去都極是邋遢,加起來不下兩三百眾,其中有半數以上竟然都是膚色極深的南洋人,一群人都是蹲在地上,看到齊寧過來,都顯出恐懼之色。

齊寧皺起眉頭,吳達林已經湊近道:“侯爺,這些都是在此鍛造兵器的壯丁,那些南洋人是江家船隊從南洋運過來,在此做苦力。這里面的楚國人都是打造兵器,南洋人則是開倉鐵礦,搬運礦石。”抬手指著四周,道:“這里就是被他們一點點挖空,倉庫就在那頭。”

“這些壯丁是被雇傭而來?”齊寧問道。

吳達林也沒有立刻回答,掃了一眼,指著其中一人道:“你,過來回話!”

那是個三十出頭的壯漢,一臉黝黑,皮膚粗糙,聽得召喚,有些害怕,卻還是起身走過來,跪在地上,齊寧問道:“你是哪里人?”

“小人。。。。。小人是東陽縣人。。。。。。!”

“東陽縣?”齊寧一怔,轉視吳達林,吳達林明白齊寧意思,微微頷首,直接問那人道:“告訴侯爺,你是如何到了這里?”

那人道:“小人。。。。。小人本是有妻兒,老老實實種地過活,可是一天晚上出門的時候,被人從后面打了后腦勺,昏。。。。昏過去之后,就人事不知。等醒來的時候,就被關在籠子里,被蒙了眼睛,還不讓小人說話,過了好些天,折騰來折騰去,就跑到這這里來了。”

“侯爺,可還記得東陽縣那幾樁案子?”吳達林壓低聲音道:“東海各縣都有類似的案子發生,農家壯丁莫名其妙消失,還有鬼神之說,原來那些人并不是被鬼神抓去,而是被抓到這里。”

齊寧這時候已經弄清楚了事情的真相。

之前諸多壯丁失蹤,有個別的案子報到官府,但官府卻沒有任何線索追查下去,一籌莫展,而更多的村子卻將此事當作是鬼神作祟,非但沒有報官,還極力隱瞞,所以到底有多少人失蹤,還真是難以統計。

此時看到黑壓壓一群人,齊寧心下也是吃驚,照這樣看來,失蹤的案子少說也有上百宗之多。

吳達林輕聲道:“侯爺,這些人都是被抓到這里打造兵器,但此事隱秘至極,江家若是光明正大招工,自然會走漏消息,所以只能暗中抓捕壯丁送到這里來。他們到了這里之后,一開始就被人教授如何鍛造兵器,誰打造出來的兵器好,待遇也就好一些,若是遲遲不能學會,便要被活活餓死。”

“這里有多少人?”

“有近兩百名南洋人,此外剩下一百來名打造兵器的鐵匠。”吳達林回道:“找他們的說法,江家待這些人十分苛刻,這幾年下來,也死了好幾十號人。”

齊寧吩咐道:“你派人登記名冊,問清楚他們的來歷,回頭給給他們發放路費,讓他們回鄉。”

“侯爺,那些南洋人。。。。?”

“先帶回去,讓陳大人回頭安頓好,下一次船隊下南洋,將他們送回故鄉。”齊寧道:“是了,海鳳島那邊還有一些南洋的姑娘,到時候一起送回去。”

吳達林道:“侯爺,江家商隊這次被剿滅,要再組織船隊下南洋并不容易,只怕一兩年內都無法再通航。”

齊寧淡淡一笑,道:“我知道你的意思,不過先不用管這些,你照我吩咐去安排就好。”

吳達林拱手,回頭吩咐道:“來人,將他們登記入冊,問明籍貫,回頭安排回家。”

齊寧的吩咐,這一群人自然是聽得明白,一個個激動萬分,撲通撲通一群人跪下來,感激道:“謝謝大老爺,謝謝大老爺!”

吳達林高聲道:“這是錦衣候爺,是錦衣候爺救了你們,回鄉之后,好好生活。”

眾人都是千恩萬謝,許多人被困在這里多年,本以為至死也無法離開,誰知道今日天神下凡,錦衣候竟然率領官兵前來解救,想到還能見到家人,不少人都是眼淚直流。

那些南洋人卻不明所以,面面相覷。

齊寧瞧見角落處蹲著幾十號人,衣衫比這這些苦工要干凈許多,而且料子明顯也好一些,問道:“這些是江家的監工?”

“正是。”吳達林冷笑道:“咱們沖進來的時候,這些家伙還準備抵抗,殺了他們幾個,他們見得這邊人多,所以才棄械投降,侯爺,這幫人該如何處置?”

齊寧緩步走過去,那一群人有的低頭,有的則是看著齊寧,見齊寧走近,有人已經大聲道:“侯爺,咱們都是被逼的,是江家逼我們在這里監工,要是。。。。。不聽話,他就要將我們丟在海里喂魚。。。。。!”

此人話一出口,其他人便紛紛叫起來,無非都是說被江家所迫,無可奈何,一時間噪聲一片,吳達林在旁厲聲道:“都住口!”

也幾乎就在此時,從人群之中,幾道寒星如同閃電般暴射而出,竟是直往齊寧打過來。

這一變故極其突兀,吳達林就在齊寧身后一步之遙,卻反應迅速異常,厲聲道:“侯爺小心。”刀光閃動,整個人欺身上前,手中的大刀向齊寧身前揮舞,想要去擋住那幾點寒星。

許多人還沒有反應過來,人群之中兔起鶻落,兩道人影竟然極其靈巧地騰身而起,身在半空,手中卻是各握一條繩索,繩索齊齊探出,直往齊寧卷過來。

“叮叮叮”數聲響,吳達林揮刀打開幾枚寒星,瞧見那兩條繩索巻向齊寧,又是抬刀去擋。

那繩索竟然像活的一樣,一條繩索陡然一旋,竟是卷向了吳達林的手腕子,速度快極,吳達林打開幾枚暗器,這突然提刀也是無奈之變,那繩索太快,吳達林想要躲閃已經是來不及,那繩索宛如毒蛇般卷住吳達林手腕,卷住手腕的一剎那,吳達林只覺得手腕上一陣刺疼,心知不妙。

另一條繩索卻還是繼續卷向齊寧脖子,眼見得近在咫尺,齊寧身形卻是突然一閃,瞬間就沒了蹤跡,那人臉上顯出吃驚之色,卻猛地瞧見一道身影就宛若腳底下踩著彈簧一樣,突地騰身而起,瞬間就到了他身前,那人身形正在下墜,而對手卻是向上,交錯之間,對手卻已經是探出手來,簡單卻又極其迅速地掐住了那人的脖子。

這時候四周的兵士發現有刺客,都是迅速向這邊沖過來。

那突然躍起的自然是齊寧,他內功深厚,眼見得繩子卷向自己,立時足下一蹬,整個人躍起,探手而出,準確無誤地掐住了那刺客的喉嚨,那刺客根本沒來得及反應,齊寧手上一用力,已經是掐斷了刺客的喉骨,隨即松手,那刺客身體落下,邊上的其他人都是驚呼躲開,身體“砰”的落地,抽搐兩下,便即不動。

吳達林手腕被纏住,刺疼鉆心,卻是強自忍住,左手已經迅速過來,從被纏住的右手接過大刀,隨即照著那繩子砍了下去,這一刀犀利非常,而且大刀異常鋒利,一刀將那繩子斬斷,就在繩子被斬斷一剎那,對方左手一揚,兩枚寒星卻是沖著吳達林的腦門子打過來,兩人距離極近,吳達林反應雖然迅速,但此時卻是根本沒有時間閃躲,眼見得那暗器便要打在吳達林腦門子上,吳達林卻感覺眼前一花,一道身影擋在自己身前。

這挺身擋住的正是齊寧,移動過來之時,兩枚寒星已經近在咫尺,齊寧抬臂格擋,那兩枚寒星“噗噗”已經打入到齊寧的手臂上,但齊寧面不改色,飄然落下,對面那人見得齊寧被暗器打中之后面不改色,更是驚駭,瞳孔收縮,驚聲道:“納尼!”

章節目錄

吉林快3专家预测qq群
体彩排列3今天开奖结果 博远棋牌v1.5官方版 刮刮乐 306彩票平台是合法的 平码杀肖公式规律 新白姐 广西11选5 广西十一选五玩则 中体育比分直播 内蒙古快三推荐一定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