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林快3专家预测qq群

第一千零一十章 陰錯陽差(求月票)

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

其實萬木林這一次回上海,確實是為了一件極為重要的事情,因為這件事情影響極大,讓岳生不得不派萬木林緊急趕回上海處理。

原來王填海身邊有兩個主要謀臣,分別是偽政府中央委員高志武和陶成淵,這兩個人都是王填海的親信,之前都是王填海投敵叛國的得力助手,可是在之后的一段日子里,他們很快就發現,偽政府迅速蛻變成為日本人侵略中國的工具,尤其是這段時間,王填海和日本人秘密談判,當他們知道王填海在和日本人的密約中,把中方所有的利益盡數賣給日本人時,終于對王填海徹底失望,決定要脫離偽政府。

可是他們身份特殊的原因,又身處在上海這個日本人的大本營,再加上之前的一些言論已經引起了日本人和王填海的注意,所以根本無法脫身,而且目前已經處于被監視的狀態之中。

基于這些原因,他們費盡心思,還是通過了一條特殊的渠道聯系到了遠在香港的岳生,希望他能夠幫助自己逃離上海,前往香港避難。

岳生聞訊不敢怠慢,于是緊急派萬木林回到上海,全權負責籌劃此事,而萬木林回到上海之后審時度勢,認為自己的力量已經不足以完成這么重要的任務,畢竟岳生離開上海太久了,手中的實力已經式微,做這件事情太勉強了。

最后經過慎重選擇,他就選中了青幫大佬陳廷幫忙,在之后的交談中向陳廷攤牌,可是陳廷一向都是低調處事,不敢輕易涉足這類事情,可是又不敢得罪岳生和重慶政府,所以對這件事情一直沒有表明態度,結果就在上一次交談中,萬木林情急之下,語氣有些不善,正在僵持之時,沒有想到就出了羅子棟被殺的事情。

介于羅子棟的立場,又加上之后的種種巧合,這讓陳廷和雷達明都誤會了萬木林,認為這是萬木林借題發揮,施雷霆手段威懾眾人,也是為了逼迫自己答應此事。

雷達明被之前的場景震懾的不輕,再加上他本身也是傾向重慶政府,思慮再三,開口勸說道:“師父,要不我們還是答應他吧,這件事情拖不下去的,再說以我們的力量做這件事情并不困難。”

陳廷苦笑一聲,開口說道:“難度是不大,可是牽扯太大,這一腳踏出去,收回來可就難了,如果被日本人和偽政府察覺,我們以后的日子可就不好過了!”

雷達明急聲說道:“可是現在我們就已經躲不過去了!萬木林逼的這么緊,這一次甚至聯合重慶特工做出這么大的動作,已經說明,他只怕沒有耐心了,難道您真敢拒絕重慶方面,別忘了,陸天喬和羅子棟的下場,在他們的眼里,我們實在算不上什么人物!”

雷達明的話,讓陳廷一驚,事實確實如此,萬木林既然已經找到了自己,就不容自己拒絕,不然這么機密的事情,豈能讓外人知曉,最后難保他不起別的心思!

他越想越擔憂,就在此時,外面的敲門聲響起,自己的老管家推門而入,稟告道:“老爺,木林哥來了!”

一句話,頓時讓屋子里的兩個人都是嚇了一跳,說曹操曹操就到,萬木林竟然再次登門,只怕這是要借殺羅子棟之勢,逼自己就范。

陳廷和雷達明不敢怠慢,一起出屋,親自迎接萬木林,將萬木林迎進了書房,示意雷達明出門看守,陳廷和萬木林在屋子里相對而坐。

萬木林今天確實還是為了之前的事情,時間緊迫,他不想再拖延下去了,他知道陳廷手下的實力雄厚,還有他一向的立場也算是愛國,再加上多年的交情,所以才會選擇陳廷,可是陳廷總是猶豫,今天必須要好好和他談一談。

萬木林沒有半句廢話,開門見山的說道:“廷哥,事情很急啊,岳生哥那邊又在催我,我實在是沒有辦法,今天你可要給我一個準話!”

陳廷一聽,情況果然如他所料,萬木林真是借機前來壓迫自己,心中雖然惱火,但卻不敢表露,只好無奈地說道:“木林,其實這件事根本用不著我這個糟老頭子,你手下那么多精兵良將,何苦為難我呢?”

陳廷所指的當然是那些以霹靂手段清除羅子棟的那些重慶特工,可是萬木林哪里知道,他還以為陳廷所指的是岳生一脈,留守在上海的弟子門生,諸如柴良之類的角色。

萬木林頓時臉色一沉,他認為陳廷這是在明顯推脫了,自己的那些手下如今都投靠在別的堂口謀生,最多不過是個小頭目,能量有限。

可茲事體大,他唯恐出了問題,又怎么放心讓這些人出手,所以這才請陳廷相助,可是幾次交涉下來,陳廷依然如此推脫,萬木林實在是有些不悅了。

他沉聲說道:“廷哥,岳生哥以前說過,我們青幫弟子中,你可是難得的愛國志士,他是最相信你的,當初組建別動隊,你可是出人出力,現在事到臨頭,正是你報國的好機會,你反而退縮不前!”

說到這里,萬木林的語氣變得冰冷,接著說道:“是不是以為日本人和偽政府能成事,起了別的心思?”

萬木林的話讓陳廷心中暗自一凜,他趕緊解釋道:“木林,我的心思你還不知道?對日本人是決不妥協的,你可不要冤枉我!”

他看著萬木林緊緊盯視著他,知道今天必須要表明態度了,不然真的撕破臉,萬木林為了保守秘密,只怕真要對自己下手了,那些重慶特工的手段,他可是清楚,自己絕對躲不過這些兇神惡煞的追殺。

陳廷深吸了一口氣,只好點頭說道:“好吧!既然岳生哥看得起我,我就拼上這把老骨頭,也為民族大業貢獻一份力量,這件事情我應下了!”

陳廷的話一出口,萬木林只是一愣,他今天原本準備了許多說辭,打算今天無論如何也要做通陳廷的工作,可是沒有想到,談話剛剛開始,陳廷就痛快的答應了,倒是讓他省了許多的功夫,不禁是心頭狂喜!

他一下子從座位上站了起來,幾步走到陳廷的面前,一把握住他的手,重重的搖了搖,欣慰地說道:“我就知道,廷哥你是不會袖手旁觀的!你放心,事成之后,重慶政府那邊,岳生哥會為你請功,光復之時,你可是有功之臣啊!”

陳廷嘴角一咧,露出一絲苦笑,握住萬木林的手,點頭說道:“我什么都不指望,都是中國人,為國家做點事也是應該的,只是這件事一定要保密,不然我身在敵營,可真是吃不住啊!”

萬木林自然是連連點頭答應:“那是自然,我這邊你可以放心,一切就交給你了,一定要確保無誤,安全把人送走!”

陳廷點頭,接著說道:“你要是不放心,到時候讓阿四盯著,他身手好,又機警過人,是個好幫手!”

事關重大,陳廷怕萬木林對他信不過,干脆直接提出讓萬木林派人監督,柴良此人既是岳生的弟子,又是自己的伙計,是雙方都信得過的人,最是合適不過。

可萬木林一聽,卻是擺了擺手,說道:“不用了,我的目標太大,回到上海后,瞞不過有心人,阿四又是我身邊的人,不適宜露面,再說這件事情的難度并不大,你辦事我放心,就不要多生枝節了!”

陳廷愣了愣神兒,看到萬木林確實沒有派人監督的意思,心里也是一寬,當即不再多說什么。

其實,在萬木林的心里,之前確實打算讓柴良去盯著萬木林的手下做事,可是今天中午的事情,讓萬木林的心中還有了一絲懷疑。

羅子棟請自己在回疆大飯店吃飯,這個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,羅子棟一直在小心防備重慶特工的刺殺,所以對這件事肯定會特別小心保密,泄露的可能性不大,問題很可能是出在了自己這一邊。

而且今天中午出門的時候,好好的車輛突然拋錨,致使原本比較富裕的時間,一下子就推遲了許多,要知道,自己身邊的人,都是柴良的手下,車輛也是他安排的,這里面會不會有什么問題?

還有一點,柴良之前參加過別動隊,那在軍統的領導下,而這一次,也正是軍統方面的特工出手擊殺羅子棟,這么長時間過去了,柴良會不會和軍統局那邊還有瓜葛?

萬木林在上海灘縱橫多年,曾經代替岳生處理青幫事務,論頭腦是絕對不差的,所以,盡管柴良應對的得當,可還是讓萬木林起了猜疑之心。

好在柴良就算是有問題,也只可能是軍統局的人,和自己也是同道,算不上殊途,不過畢竟這一次的事情實在太大,萬木林不想冒一點風險,于是他思慮之后,決定不讓柴良參與其中。

不得不說,萬木林這個人為人仔細,做事謹慎,能夠走到今天這一步,自然是絕非幸至!

章節目錄

吉林快3专家预测qq群
七乐彩走势图分析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24码 内蒙古十一选五体彩 4场进球奖金 22选5历史上的今天 浙江11选5攻略 21点游戏规则 棒球比分网雪缘 江苏e球彩有什么技巧 好运彩3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