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林快3专家预测qq群

第九百一十章 派遣新人(求月票)

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

寧志恒匯報的好消息,自然讓局座也是非常高興,清剿工作再次獲得重大突破,尤其是抓捕的是氣象觀察小組,此次抓捕行動成功,足以保證在近期內,重慶不會受到日本飛機的轟炸,這可是意義重大,絕對是可以拿去向委座請功的。

“志恒,這重慶城人海茫茫,難為你能夠這么快就抓到這兩支觀察小組,從這個情況來看,南岸區已經成為了日本人關注的要點,是又把目標盯上了委座了,我會向委座匯報這一情況的。”

局座對于寧志恒的反諜手段已經完全習慣了,無論這些日本間諜藏在哪里,藏的如何隱蔽,最后總是難逃他的法眼,別人看著一籌莫展的難題,可是到了他的手里,卻如同喝白開水那樣簡單,毫無難度。

寧志恒點頭說道:“目前來說,重慶情報網還剩下一支情報力量,就是銀狐率領的幾個情報小組,我會盡快把他們找出來。”

局座款款的說道:“好,你的動作要加快,接下來的內部整肅工作,就要借重你的能力了,這項工作除了你沒有人能夠勝任。”

寧志恒一聽,正如黃賢正所料,一見面,局座果然提到了這件事,他按照之前商量好的,點頭說道:“請局座放心,銀狐的案子一結束,我就著手準備整肅的工作,不過,銀狐這個女人可不好對付,此人人如其名,狡詐過人,一有警覺,就逃遁無蹤,尤其擅長易容,想要抓住她,需要費一番手腳,請您給我一點時間。”

聽到寧志恒并沒有拒絕自己的安排,局座的眉頭舒展開來,不以為意地說道:“這個我當然知道,從易東案的表現來看,這個女人確實是個出色的高級特工,也算是勉強能和你做個對手,你可不要掉以輕心。”

寧志恒心里卻是好笑,這些人又怎么能夠知道,如今的銀狐已經為他所用,成為他手中的一把利刃。

從局座的辦公室退了出來,寧志恒這才離開了軍統局總部,趕到了銀狐所在的安全屋。

這個時候谷川千惠美早就等著他的到來,昨天晚上的行動成功,情報網的最后一支力量很快就會落網,她知道自己接下來就必須要有所抉擇了。

寧志恒和谷川千惠美相對而坐,寧志恒沒有多費話,而是直接將一張銀行本票推到谷川千惠美的面前。

谷川千惠美的心頭一震,她伸手拿了過來,一瞧,果然又是十萬美元!

寧志恒沉聲問道:“谷川小姐,我之前的提議,你考慮的怎么樣了?”

谷川千惠美聽到寧志恒直奔主題,略微思索了一下,她在考慮寧志恒的誠意到底有多少?

如果留下來繼續潛伏任務,成為雙面間諜繼續為對方服務,自然是皆大歡喜。

可是如果自己拒絕了他的提議,他真的就能放過自己,看著自己就這樣拿走這十萬美元揚長而去嗎?

谷川千惠美也不敢去賭,眼前這個男人是一個心性狠辣,視人命如草芥的角色,如果自己真的敢違逆他的決定,很難說會有什么后果。

這個時候,寧志恒接著勸道:“老實說,這一次我們的合作,讓我非常滿意,以你的才能,就這樣隱姓瞞名的去過普通人的生活,你真的能夠甘心嗎?谷川小姐,有些事情還是要慎重考慮啊!”

語氣中隱含威脅之意,谷川千惠美心頭一凜,終于下定了決心,她鄭重的點頭說道:“那好,承蒙處長的看重,以后就請您多多關照了!”

“哈哈!能夠和谷川小姐繼續合作,也是我的榮幸啊!”寧志恒仰身笑道。

他就知道,谷川千惠美會這樣選擇,不然他可真沒有打算放過此人,真當他寧某人的錢這么好拿嗎?

這是自己在日本人內部安插下去的又一枚釘子,所謂防微杜漸,未雨綢繆,寧志恒尤其擅長提前布置,安插棋子,他相信以谷川千惠美的能力,以后在日本情報部門,一定會占據重要的位置,自己的付出和努力,將會十倍百倍的收獲回來。

寧志恒接著說道:“你再在這里留上幾天,這幾天為我做好最后一件事,你就可以自行離去了,以后沒有重大的事情,就不用再見面了。”

谷川千惠美點頭答應,可是對寧志恒口中的最后一件事有些疑惑,開口問道:“還需要我做什么事情?”

寧志恒卻是沒有多解釋,擺手說道:“你等我的消息就是了,別的不要多問。”

谷川千惠美只好點頭答應,寧志恒這才起身離開。

第二天的午時三刻,寧志恒再一次在通遠門執行了處置人犯的行動,不過這一次他直接把松田次郎所屬的兩支觀察小組,加上松田次郎,一共十五位間諜組織成員,全部槍決。

原因很簡單,因為松田次郎和石立群等人都知道林府的泄密內情,寧志恒擔心夜長夢多,萬一局座看見石立群的身份特殊,心血來潮跑來提審他們,那可就麻煩了。

這已經是寧志恒主持的第三次槍決人犯的行動了,前前后后近五十名日本間諜被公開槍決,在重慶城再一次引起轟動。

之前的兩次槍決人犯,重慶的各大報紙都爭相報道轉載,搞的是滿城皆知,不少好事之人,還有報刊記者就盯在通遠門附近,一發現有人貼出告示,就圍上來爭相觀看,很快又一次槍決人犯的消息傳播出去,通遠門再一次被圍的水泄不通,到處都是黑壓壓的人群。

只是在擁擠的人群之中,也有一些別有用心的人混雜在里面,其中一個容貌毫不起眼的中年男子,慢慢地擠到貼在城門的告示前面,抬頭仔細觀看上面的內容,看著上面的槍決人犯的名單,不由得暗自心驚,仔細記下名字,這才轉身從擁擠不堪的人群里一點一點挪了出去。

不多時,一陣高亢的警笛之聲響起,一隊全副武裝的軍士率先開道,用力推搡攔開一條通道,不多時把刑場范圍的人群都清理開來,緊接著一行車隊浩浩蕩蕩的開了過來。

又是一隊精銳兵士下了車,這些都是行動二處的行動人員,他們都是裝備齊全,在各自軍官的帶領下,有條不紊地進行著刑前的準備工作。

一輛卡車的后槽板打開,一行人犯推下了車,被帶到了刑場之中,他們嘴里被塞著布團發不出半點聲音,身子捆綁的結結實實,被行刑隊推搡到城墻根下,身背后捆綁著木牌,上面標著他們的名字,有典刑官上前確認的身份,然后跑來向寧志恒匯報完畢。

寧志恒這才點了點頭,抬手看著手表,靜靜地等著不發一言。

藏身在人群里的中年男子眼睛緊緊地盯著不遠處的寧志恒,目光中的恨意難以掩飾,恨不得上去跟此人同歸于盡。

可就在這個時候,寧志恒似有所覺,突然轉頭看向了中年男子所在的方向,目光如炬,在擁擠的人群中,仔細地審視著每一個人。

寧志恒的舉動頓時嚇壞了這個中年男子,他趕緊低下了頭,躲避這攝人的目光,好在這個時候大家被擠成一團,人頭密密麻麻的簇擁在一起,寧志恒并沒有發現這個中年男子,審視了半天,這才轉過頭去。

時間一到,寧志恒不再有片刻的耽誤,他低聲吩咐了一聲,身邊的軍官跑上前發出一聲號令,行刑的隊員們上前,朝著人犯的腿彎處一腳,讓他們面沖城墻跪倒在地,隨即退后舉槍瞄準。

在寧志恒的揮手示意下,齊刷刷的槍聲響起,將一干人犯的后腦打穿,眼前的一幕,讓隱藏在人群中的中年男子渾身一震,他深吸了一口氣,強自鎮定下來,眼看著行刑隊員們上前補槍,完成了行刑的最后一步。

寧志恒沒有停留,他坐上轎車,率領自己的衛隊離去,留下相關人員清理現場。

中年男子看著寧志恒遠去,也混在疏散的人群里,慢慢地離開通遠門,很快離開人群,緊走了幾步,轉身進入一個客棧之中,上了二樓,推開自己的房間門,走了進去,順手將房門掩好。

這個時候,房間里還留有一個青年男子,只見他身穿普通的西裝,半分著頭發,看年紀也就三十出頭,這個青年男子正站在窗戶的側面,向下觀察街道上來回走動的行人。

看到中年男子進來,兩個人相對一眼,青年男子首先開口說道:“你剛才去行刑現場了,看清楚了嗎?”

中年男子心情沉重地點了點頭,語氣深沉的回答道:“看清楚了,確實是松田君,當初我和他還共事過一段時間,可是沒有想到,這樣一個出色的特工,就這樣在我的眼前,走完了一生,真是太可惜了。”

說完,他忍不住長嘆了一聲,兔死狐悲,滿眼的哀傷之意。

他們兩個人正是這一次被高崎茂生派往重慶的特工人員,年輕一些的是宮原駿,年長的是長野一郎,他們來到重慶的目的,就是要了解目前重慶情報網的真實情況。

章節目錄

吉林快3专家预测qq群
四川快乐12今天推荐号 cba联赛2007-08赛季第1轮视频 伦敦奥运会网球比分 1娱乐游戏 游戏不要钱金币赚钱 福彩25选5开奖公告 北京11选5走势图基本 新疆时时彩开奖结杲 四川金7乐 天津快乐十分任三口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