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林快3专家预测qq群

第四百九十二章 事出意外(求月票)

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

聽到王漢民的話,寧志恒詫異地看了看他,心道果然還是出了事情,怪不得王漢民會這么急要見自己。

寧志恒沉聲問道:“站長,你們來的路上出問題了?”

王漢民頗為無奈地說道:“是啊,就在昨天上午,在進入上海的最后一道關卡,我的三個隊員被日本駐軍給扣押了!”

寧志恒聽到這里,心頭一驚,趕緊問道:“是什么原因?身份暴露了?”

“沒有,他們被當地的駐軍強行征用了!”王漢民搖頭說道。

他開始把事情仔細的敘述一遍,原來這一次王漢民挑選了五十名總部特工趕赴上海赴任,他們偽裝成商行的人員,混在一個商行的車隊里,一路上倒也順利,平安通過了幾道關卡,可是在即將通過上海的鏡水大橋時,還是出了意外。

鏡水大橋是位處于上海西部地區主干道上的一座大橋,當初在淞滬大戰撤退之時,被日本人的飛機炸毀,戰后又被修復,因為位于主要的運輸干線上,地理位置重要,日本人就在這里設立了一道關卡,由上海的駐軍把守,其主要目的,就是檢查上海通往內地的貨物往來。

一般的行人和普通貨物可以通過,可只要發現可疑的人物和走私管制貨物,就會馬上扣押貨物,抓捕可疑人員。

因為王漢民他們藏身的商隊是進入上海,日本人對進入上海的商隊檢查的并不嚴格,所以前面的車隊很順利地通過了。

可是就在車隊快要全部通過的時候,突然來了一位軍官,下令征用一批人員和車輛,幫助他們修建駐軍的軍營。

原來軍部命令,要加強鏡水大橋關卡的駐軍力量,所以要擴建這里的臨時軍營。

這一下后面沒有通過的車隊就全倒了霉,所有車輛和人員都被強行征用,偏偏這里面就有三名總部的特工。

后來商行的負責人去和日本人求情交涉,還塞了不少錢進去,可是根本不起效果,甚至差一點連自己都沒有回來,最后被日本人用槍托打的頭破血流,踢出了軍營。

王漢民對此也是束手無策,這個時期,上海的軍政權利全都掌握在日本人的手里,軍事情報調查處在上海根本沒有可以利用的關系,他只能帶領其它隊員,先行進入上海租界,并親自上門,尋求寧志恒的幫助,想辦法把這三名隊員解救出來。

寧志恒聽到這里思慮了一番,然后問道:“這個商行負責人知道你們的身份嗎?”

王漢民猶豫了片刻,知道不能隱瞞了,便點頭說道:“他也是我們的人,這個豐茂商行本來就是我們軍情處開設的,其目的就是為了打通內地和上海的運輸通道,這也是處座交給我的一部分力量,沒有想到第一次進入上海就出了紕漏。”

看來處座為王漢民做了不少的工作,投入的力度也增加了不少,寧志恒不禁在心中冷笑,可惜這是在上海,處座也不免有些想當然了。

“他去交涉的時候,沒有問清楚,日本人什么時候放人嗎?”寧志恒接著問道。

“問過了,日本人說軍營建好之后才放人,最少也要二十天的時間!”

寧志恒不覺有些納悶,既然三個隊員的身份并沒有泄露,最多不過是在日本人里當二十天的苦力,王漢民不應該這么緊張啊?

“站長,有些情況您還是要跟我說清楚,不然我也不好安排營救行動,是不是這三個人的身份有問題?”寧志恒直接了當地問道。

王漢民知道難以瞞過寧志恒,只好實話實說道:“其中一個隊員叫章永,是我的電信科長!”

寧志恒頓時反應過來,急聲追問道:“密碼本在他身上?”

王漢民無奈地點了點頭,這才是他為什么這么著急要把人救出來的原因。

如果任由章永關在軍營里,這么長的時間,誰能夠保證他身上的密碼本不會被日本人發現。

一旦被發現,章永等人的身份必然暴露,那么隨之而來的就是一系列的抓捕,剛剛建立的豐茂商行,王漢民的情報站都會暴露在日本人的視線中。

更重要的是這本密碼本!原來就在這兩年的時間里,軍事情報調查處的電訊科飛速發展,秘密組建的密碼破譯小組獲得了重大突破,不僅多次破譯了日本軍方的電文,還給自己設計了新的密碼本,全新的編輯計算公式,讓中國軍方的密碼保密程度上升了一個等級,現在日本諜報部門已經很長時間無法破譯中國軍方的電文了。

這里面,寧志恒所繳獲的幾本加密密碼本,就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。

可就如同軍事情報調查處當初想盡辦法要繳獲日本人的密碼本一樣,現在日本人也在下大力氣尋找中國軍方的最新密碼本,以期找到其中的破譯規律。

現在密碼本去向不明,這么嚴重的情況,讓寧志恒也不再淡定了,密碼本如果被日本繳獲,雖然至于因為這一次,就被日本人找到破譯中國軍方電臺密碼的方法,但是可以為日本密碼專家提供參考的藍本,到底有多大的損失,誰也無法估量。

必須不惜一切地把密碼本取回來,寧志恒想到這里,心中不禁有些惱火,王漢民此人的能力,確實如鄭宏伯所說,算不上出眾。

鄭宏伯的能力雖然在寧志恒眼中也不算出眾,但是足以當得起經驗豐富四個字,大變突起,臨危不亂,迅速將手尾處理干凈,及時安排百名手下撤離,沒有出半點差錯。

可是這個王漢民剛到上海就出了這么大的紕漏,雖然是事出意外,可從中也看出他的組織能力差強人意。

老實說,就憑借這一條,寧志恒如果抓住不放,落井下石,就可以讓王漢民吃不了兜著走,讓他在上海無法立足,達成黃副處長最初的目的。

不過寧志恒做事自有底線,還做不出踩著自己袍澤的鮮血向上爬的事情,這樣損失的是中國人自己的力量。

事已至此,自己絕不能袖手旁觀,必須要解救出這三名特工,確保密碼本的安全。

“站長,你把這三名隊員的化名給我,我馬上采取營救行動,我和鄭站長之前的緊急聯絡通道還在,一有消息,我會盡快給你聯絡。”寧志恒說道。

王漢民一來上海就出了這么大的問題,他如何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,本來不想求助寧志恒,怕其抓住此事,落井下石,可是如果不把密碼本找回來,任其落在日本人手里,自己的罪責將更大,權衡再三,他才找上門來,如今看到寧志恒點頭答應,不禁喜出望外。

“太感謝了,志恒,我初來上海,人地生疏,就全靠你了!”王漢民握住寧志恒的手,感激地說道。

兩個人又然后談了一些細節,便各自離開,寧志恒回到譚公館,仔細考慮這件事情的解決方案。

這個時候,日本駐軍剛剛駐守上海半年,和各方面都沒有什么聯系,自己情報站的力量有限,也找不到可以影響日本人的關系,這樣一來,就只能從日本人那里想辦法了。

看來還是要通過石川武志做工作,日本憲兵是日本軍隊中的警察,石川武志所在的憲兵司令部,握有監督軍隊違紀違法行為的特權,同時維護軍紀,管理治安,支援作戰等一系列權利。

以石川武志的憲兵少佐的身份,應該可以轄制住一個駐軍軍官,只是這樣做有一定的風險,不過為了密碼本,這個風險必須要冒!

第二天,寧志恒趕回到了上海市區,來到了憲兵司令部,他剛剛來到門口,就被值班的一位少佐軍官看到。

“藤原君!您怎么來到這里?是來找石川君的吧?”

“津田君,今天是你來當值嗎?”寧志恒笑著打著招呼。

津田尚輝是石川武志的同僚,也是最初和寧志恒相交的幾位憲兵司令部的軍官之一,不過他的地位不比石川武志這樣的貴族軍官,出身平民,所以并沒有什么實權,平時也就負責值勤治安之類的雜務,一直是石川武志的跟班角色。

他多次隨石川武志和寧志恒一起喝酒聊天,后來藤原會社開業,他也是前往慶賀,兩個人也算是相熟的朋友,自然知道寧志恒身份高貴,尤其身后的背景也大得驚人,現在又是多金的大老板,所以一見寧志恒就是相當的熱情。

“正好,石川君剛剛回來,我帶您去他的辦公室!”津田尚輝伸手做了一個請的手勢。

寧志恒在他的引導下,進入了憲兵司令部的大門。

憲兵司令部的守衛是非常森嚴的,這里是管理上海治安的最高機構,權限極大。但同時這里也被稱之為吃人的魔窟,幾乎所有被以各種罪名抓捕的中國市民,最后都要交到這里來處理,但基本上都是有進無出,送進來的是活人,抬出去的都是尸體,所以一提起日本人憲兵司令部,所有的人都是為之色變!

章節目錄

吉林快3专家预测qq群
北京快中彩 2014年排五开奖号码查询 新11选5 海南飞鱼开奖直播 030期香港六合彩内幕 彩票联盟2019年最新 极速快乐十分免费计划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彩票 电竞比分app 可靠的微信捕鱼怎么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