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林快3专家预测qq群

第四百四十三章 又見叛徒(求月票)

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

袁偉兆趕緊在一旁解圍道:“站長息怒,光啟也是一時失言,不過我們確實是有些冤枉,這要是在別的分站,殺數十名日本軍士,怎么也是功勞一件啊!只是我們運氣不好,偏偏和寧志恒處在一起,這個人行動能力太強,對比之下,自然是有些吃虧的,他們又是保定系的背景,立功太甚,處座難免有些心急!”

鄭宏伯聽到這里,也是嘆了一口氣,說道:“這個情況我也知道,可是總要給處座一個交代吧!從現在開始,盯緊了日本人的動向,打探日本重要人物的行蹤,我們也要撈條大魚給總部看一看!”

“是!”兩個人齊聲答應!

日本特高課本部,課長佐川太郎的辦公室里,剛剛從武漢趕回來的秋田彰仁,正在向佐川太郎匯報著此次行動的進展情況。

“課長,這一次總共從軍方手里接收了六名人員,他們都是中國重要部門的官員,地位和職務都很有潛伏的價值,我已經把他們送到了武漢,并且每一位都安排了獨立的情報渠道,配備了電臺,可以直接和我們總部聯系,并命令他們伺機發展自己的下線,組成情報網,目前給他們的任務就是潛伏,直到我們啟用他們。”

佐川太郎接過工作報告,還有這幾名鼴鼠的資料和檔案,突然詫異地說道:“怎么只有五位,不是接收了六個嗎?”

秋田彰仁趕緊解釋道:“報告課長,其中一位我帶了回來。”

“帶回來了,為什么?”佐川太郎疑惑的問道。

秋田彰仁回答道:“這個人被捕的時候,身邊還有三個同伴逃脫了,軍方多方搜捕也沒有抓到他們,也就是說,他的被捕,武漢政府是知情的,所以并沒有把他安插回武漢。”

“那就是說,他沒有潛伏的價值?那就盡快處理掉吧!”佐川太郎說道。

“可是我看他做事很精明,人也很干練,就帶了回來,我想把他留在手下做事。”秋田彰仁趕緊躬身說道。

“看來你很看重他,秋田君,這可是一個中國人,讓他加入我們特高課還是不太合適的,中國有句話叫做非我族類,其心必異,當初我們在俞立的事情上就吃過一次虧,哦!這件事情你并不知情,總之這些中國人是很善于偽裝的!”佐川太郎搖了搖頭說道。

秋田彰猶豫了一下,最終還是決定再爭取一下,他接著說道:“這個人知道一個潛伏小組的位置,是他親手布置的,為了活命,他愿意交出來,作為取信于我們的證明,這樣他就已經無法回頭了,只能跟著我們做事。”

佐川太郎一聽,趕緊問道:“一個潛伏小組?是哪個部門的,軍事情報調查處的?”

沒有想到這個人這么有價值,竟然直接就交出了一個潛伏小組,和正面戰場不同,自從南京失利以來,情報戰線上,日本特高課和中國軍事情報調查處的交鋒,就一直處于劣勢,佐川太郎做夢都想扳回一城,對軍事情報調查處這個老對手還以顏色,可是一直都未能如愿。

現在這位被俘的中國官員愿意將自己布置的潛伏小組供出來,他從心底里盼望,會是軍事情報調查處的潛伏小組。

可是秋田彰仁的回答,明顯讓他失望了。

“是中國政府的另一個情報組織,中央黨務調查處的一個潛伏小組!”秋田彰仁趕緊回答道。

他明顯看出了課長失望的眼神,又開口說道:“這個中央黨務調查部門也是中國政府最高等級的情報部門,實力僅次于軍事情報調查處,在中國各省各市都有獨立的情報機構,這個人會對我們有很高的利用價值,我個人認為,他的能力也是極為出眾的。”

說完,他深深地一躬,再次懇求說道:“希望課長您能給他一個機會!”

佐川太郎看著秋田彰仁,神色不禁有些詫異了,他沒有想到秋田彰仁作為一個經驗豐富的老牌特工,會對一個中國人這么看重,不惜再三懇求自己,這讓佐川太郎對這一位被俘人員產生了一絲好奇。

“秋田君,你如此的看重此人,看來我是要親自見一見了,這個人現在在哪里?”佐川太郎沉聲說道。

“就在我的行動隊里,我這就把他帶過來!”秋田彰仁說道。

可是佐川太郎卻是擺了擺手,用手指了指自己辦公桌上的電話,示意秋田彰仁。

使用上司的辦公電話,這是做下屬的大忌,除非是上司主動愿意,否則是絕不允許的。

“嗨依!”秋田彰仁看到佐川太郎的手勢,這才頓首敬禮,上前兩步拿起辦公桌上的電話,打了出去。

而在這個時候,何思明正仔細地觀察著自己對面的這個中年男子。

年紀應該在四十多歲,身穿中山便裝,平頭短須略顯滄桑,眉毛細長而整齊,一雙眼睛頗有神采,手指修長有力,清瘦的臉龐上還帶有一絲傷痕,這應該是受刑之后還沒有恢復。

長的倒是一副好模樣,可惜是個叛徒!何思明心中鄙夷,臉上卻是笑容可掬,他將茶水推到聞浩的面前,親切的說道:“聞桑,來到我這里不用拘束,以后我們大家就是同事了,只要你真心為我們大日本帝國做事,我們一定會成為朋友的!”

聞浩微微點了點頭,強擠出一絲笑臉,說道:“竹下君,我的身體還沒有復原,這一路上多虧了你的照顧,不然真是要吃苦頭了。”

這個人正是中央黨務調查處,南京調查室的情報組組長聞浩,他在逃離南京時,被日本軍方俘虜,原來以為必死無疑,可是卻被一同被俘的手下供出了聞浩的身份。

得知他身份的日本軍方情報人員,很快把他帶走,接下來就是漫無休止的折磨,直到有一天這個老牌特工也堅持不住,還是變節投降,并很快被上海趕來的特高課接手。

因為當時被俘時,聞浩手下的兩個行動隊長段星洲和郭明都僥幸逃了出去,這就使聞浩失去了潛伏的價值,在南京被關押了一個月之后,被秋田彰仁帶回了上海。

聞浩看著對面這個年輕的日本特工,心中不禁有些奇怪,以他多年從事情報工作的眼光,他可以清楚的看出來,這個年輕人根本沒有接受過特工訓練。

不僅皮膚白皙,手掌上也沒有厚繭,身形移動時腳步虛浮,說話間眼神也是飄忽不定,過于靈動,這是一個精明有余,卻又沒有耐性的毛頭小子。

可是他又不敢有絲毫小窺之意,當初的接收他的幾位特工里面,去往武漢以后,回來的就只剩下這一位,如果沒有猜錯的話,其他幾位精通中文的特工,都被留在了武漢,潛伏了下來。

唯獨這個竹下慎也一直跟隨在秋田彰仁的身后,而且相處之間和秋田彰仁顯得非常的隨意,看得出兩個人的關系絕非是一般的上下級關系,甚至在他的感覺中,秋田彰仁對這個年輕人還頗有縱容溺愛之嫌。

可惜自己不懂日語,不然就能聽懂他們之間的談話了!

何思明笑著問道:“聞桑,請恕我直言,之前我只聽說過中國政府的軍事情報調查處,你能跟我說一說,你們中央黨務調查處和軍事情報調查處有什么區別?還是根本就是一家?”

聽到何思明的問話,聞浩不由得一愣,這個竹下慎也竟然連這個情況都不掌握,真不知道他的教官是怎么訓練他的?

何思明也是頗為尷尬,他低聲說道:“我之前是秋田老師的學生,直到幾個月前才被特招進特高課,對中國情報部門有些陌生,所以對你所在的中央黨務調查處不是很熟悉?”

原來是這樣!聞浩這才搞清楚竹下慎也和秋田彰仁竟然是師生關系,而且還是幾個月前剛剛特招進入特高課的毛頭小子,怪不得什么都不知道。

他淡淡地一笑,解釋說道:“簡單地說,中央黨務調查處是針對政府內部的情報部門,軍事情報調查處是對外的情報部門,也就是針對你們~”

“不,不,聞桑,是我們!”何思明用手指了指自己,又指了指聞浩,笑著說道。

聞浩趕緊連聲說道:“對,對,竹下君,是我失言了!是針對我們的情報部門,所以我們特高課最主要的對手就是這個軍事情報調查處,而黨務調查處就接觸的很少,也難怪竹下君不太清楚。”

何思明正要再開口的時候,桌上的電話鈴聲響起,他拿起電話,正是老師的聲音,他連聲答應著,很快放下了電話。

然后轉頭對著聞浩,嚴肅地說道:“聞桑,佐川課長要親自接見你,這次見面很重要,你一定要好好的表現,你的前途就在佐川課長的一念之間,一定要慎重!”

何思明的話讓聞浩心頭一震,這是要和日本頂尖的特務頭子見面了,好在他也是沉穩至極的厲害角色,在心性上很有自制力,他站起身來躬身說道:“多謝竹下君提醒,我一定小心應對。”

何思明點了點頭,說道:“你心中有數就好,請跟我來!”

章節目錄

吉林快3专家预测qq群
福彩快乐12开奖走势图 福建时时彩 南粤36选7中奖 北京快中彩走势图 河北时时彩平台下载 聚富彩票首页 福建22选5开奖走势图 大乐透软件 山西快乐10分 河北11选5中奖规则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