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林快3专家预测qq群

第三百八十二章 托盤而出

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

看著竹下慎也的舉動,寧志恒沒有驚動他,只是遠遠觀察,可是過了好半天,好像就是躺在那里休息,也不做任何舉動,心中不由得有些詫異。

又觀察了一段時間,竹下慎也還是沒有任何動靜,寧志恒可不愿意再耗下去了,他快步走了過去,很快就引起了何思明的警覺。

好在寧志恒一身的學生裝,讓何思明稍微放松了一下,看著寧志恒走近,不禁開口問道:“這位同學,你到這里來做什么?”

寧志恒似笑非笑的看著他,淡淡的說道:“你來這里做什么呢?這里除了樹什么也沒有,跑到這里來睡覺嗎?”

寧志恒的話讓何思明一驚,這個人已經盯了自己一段時間了,不然怎么知道自己在這里休息。

他冷冷的看著寧志恒,不知眼前之人的來意,但肯定不是好事情,他直接把手掏向腰間,不清楚敵我,那就直接制住對方再說。

寧志恒也沒有再啰嗦,他的處理方式一向直截了當,沒有那么多的花哨廢話,就在何思明動作的同時,一步跨出,速度極快的縱身來到何思明身前,同時左拳擊出,結結實實的打在何思明的右肋。

“嗷!”何思明痛苦的發出一聲慘叫,只覺自己的半邊身子都痛的麻木了,身體頓時倒地,強勁的打擊讓他整個人都蜷縮在一起。

不堪一擊,寧志恒不禁搖了搖頭,這個人沒有接受過搏斗訓練,面對打擊根本沒有半點的防護動作,反應動作也是遲鈍,這個人怎么會是特工?不會是真的搞錯了吧?

寧志恒心中詫異,卻還是伸手在何思明身上搜索了一遍,這是抓捕后的必要程序,以防止對手還有反抗的手段,很快就在何思明的腰間搜出了一支手槍,正是日本特工常用的南部手槍。

“南部手槍?日本人?”寧志恒蹲下身子,冷冷地看著何思明。

何思明的臉色本來就痛苦不堪,聽到寧志恒的問話頓時又變得煞白,他目光驚恐的看著寧志恒。

寧志恒從上衣兜里掏出自己的軍官證件,展開后亮在何思明的眼前。

“介紹一下,中國軍事情報調查處的行動組長寧志恒,奉命清剿日本便衣隊成員,你沒有什么想說的嗎?”寧志恒的聲音淡然,冰冷如刀的眼神凌利刺骨。

何思明渾身一顫,睜大了眼睛看著寧志恒,但是被寧志恒的陰狠的眼睛嚇的躲閃到一旁,只是嘴里支支吾吾的,半天說不出話來。

寧志恒將南部手槍頂在何思明的腦袋上,冷冷的說道:“我不想聽廢話,你現在告訴我,你們這一支便衣隊除了你所居住的大院,還有哪些落腳點,別妄想說謊話,整個觀陽鎮都在我們的包圍之下,沒有你,我也能找出他們來,區別不過是麻煩一點,你考慮清楚再回答我。”

說完之后,手中的槍口向前一頂,將何思明的腦袋死死壓在地上。

何思明這個時候身體的疼痛慢慢緩解了過來,但還是身體軟軟的動彈不得,寧志恒打擊力道太猛,讓他這樣一個沒有經過搏斗訓練的人根本承受不住。

他喘了口氣,聲音顫抖著低聲說道:“我就是說出來,你,你也會殺了我,對吧?”

寧志恒目光略微緩和了一下,開口說道:“實話實說,如果你是日本人,你就是說出來,我一樣殺了你,可是你是臺灣人,看在都是中國人的份上,我還可以給你留一條命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何思明頓時像觸了電一般,眼睛睜的老大,怔怔地看著寧志恒,他是臺灣人的事情,在便衣隊里,只有老師秋田彰仁才知道,就是其他特工也是不知情的。

寧志恒輕描淡寫的說道:“很奇怪嗎?其實我們知道的更多,所以說你最好說實話,不然的話,竹下君,我的手指一動,你這條寶貴的生命就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了,怎么樣?”

對方知道自己藏身的那一處大院,甚至連自己的身份,日本姓名都一清二楚,簡直是不可思議,看來注意自己已經很久了,可笑自己還一無所知,一直都沒有察覺。

何思明不由得一聲苦笑,自己這個無名小卒竟然也值得有人惦記了,不過今天槍都頂在腦門上了,是無論如何都搪塞不過去了。

他知道根本就無法隱藏時,這個時候反而感覺輕松很多,開口說道:“好吧,既然你都知道了,我就全部說了,其實對這些日本人我也是非常痛恨的,只是身不由己,畢竟我的親人都還在臺灣,我不敢反抗他們。”

他這么干脆利落的答應下來,倒是讓寧志恒有些意外,雖然他知道這個臺灣人對日本人的忠誠度不高,但是這么順利還真是出乎他的意料,倒也省了很多手腳。

不過他也不怕這個臺灣人騙他,反正到現在便衣隊的落腳點已經被自己掌握了,落網是早晚的事情,這個臺灣人想要騙他,后果是很嚴重的。

寧志恒把槍口抬高,示意何思明翻身坐了起來,何思明慢慢地活動了一會,這才感覺緩過勁來。

“你出手太重了!”何思明手捂著右肋,皺著眉頭強忍著痛楚。

寧志恒看著何思明有些無語,這個家伙還嫌自己出手重,我們現在是敵對關系好吧!

寧志恒退后了兩步,看著何思明說道:“你好像沒有經過搏擊的訓練,動起手來一點反應也沒有,我抓了那么多日本特工,還沒有你這個樣子的,日本特工現在的素質這么差了?”

何思明無奈的回答道:“我算什么日本特工?不過是不久之前,強行征召才加入了特高課。”

說完之后,他也不用寧志恒提問,就把自己的情況一五一十和告訴了寧志恒。

寧志恒聽完何思明的敘述,回想著當時他初次見到何思明的情景,和他敘述的情況確實能對的上,戰爭爆發的前夕,何思明正在上海的日本占領區,自己當時得到了上原純平的提前警示,這才脫身離去,而這個何思明卻是很難躲過這一劫。

寧志恒再次問道:“我姑且相信你的話,這么說,你的老師秋田彰生是你們偵查人員的隊長,是他將你介紹加入特高課的?”

何思明點了點頭,實話實說道:“對,當時日本特高課急需要一批精通中文的人員,老師就想到了我,我無法拒絕,再說如果不加入,很可能就死在戰場上了,老師也是在幫我!”

他語氣中對自己的老師秋田彰生很是尊重,顯然兩個人還是有不錯的師生之情。

寧志恒微微一笑,目光卻是閃過一絲陰狠,只要敢死心塌地為日本人做事,他就絕不會放過這個何思明。

“你們的谷川大隊有多少人,首領是誰?”

“大概有一百六十人左右,是谷川和真大佐帶領。”

“他們現在藏在哪里?”寧志恒提到了最重要的問題,這才是他迫切想知道的。

可是何思明卻雙手一攤:“這我真不知道!”

不過看著寧志恒馬上冷下臉來,馬上連連擺手,接著說道:“我們的偵查人員隱藏在觀陽鎮里,行動人員因為太多,在鄉鎮里面不敢安置,聚在一起很容易被人察覺,就進入了偏僻的鄉村隱藏或者郊野里藏身,具體位置我真不知道。

但是我的老師肯定知道,還有情報員巖井之介也可能知道,我就是混日子,也從來沒有打聽過,你剛才也看到了,我出來就是找個地方一躲,捱到快天黑就回去,反正他們也習慣了。”

“混日子?”寧志恒淡淡的說道,“你要是不愿意為他們服務,大可以直接去找中國駐軍揭發他們,用不著一副委屈的樣子!”

何思明眼神一滯,好半天才無奈的說道:“告發他們,那我怎么辦?我在臺灣的父母親人怎么辦?”

寧志恒冷冷的一笑,他也懶得和何思明爭辯,再說何思明說的也沒有錯,為了自己的親人安危,他確實有理由不去告發日本人,就只能混日子。

可是寧志恒卻管不了那么多,他可沒有功夫替別人分憂解愁,他接著問道:“你知道日本人在浦東潛伏了多少支便衣隊?分別都在什么地方?”

何思明知道寧志恒有些不耐煩了,趕緊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說了出來:“一共有四支,他們各自有活動范圍,谷川大隊是指揮中心,主要在洋涇區一帶,對駐軍指揮部和炮兵陣地進行偵查,還有小林分隊活動在中國軍隊的補給線附近,負責打擊運輸的車隊。

還有崗田分隊在吳淞口一帶活動,野口分隊在高橋一帶,但是具體的位置我真不知道。”

對于這一點寧志恒倒是相信的,以何思明一個普通的偵查人員的身份,他也不可能知道其他分隊的具體位置。

他口中所提到的小林分隊,看來就是被自己剿滅的那一支便衣隊,這樣看來,通往后方基地的補給線上已經沒有便衣隊在活動了,自己的運輸物資的安全就可以保障了,但是這個何思明說的是真實的嗎?這還需要以后確認,自己還是不可以掉以輕心。

章節目錄

吉林快3专家预测qq群
秒速飞艇 中国彩票历史记录 球探比分即时足球比分007 体彩江苏7位数开奖结果18112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图片 诈金花游戏平台 新时时彩 game981棋牌游戏 冰球协会 北单比分sp值开奖澳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