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林快3专家预测qq群

第三百五十三章 牽扯舊案(求月票)

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

寧志恒聽到于誠的話,不禁眉頭皺,他最不愿意聽到的就是這種畏難的抱怨之言,困難肯定是有,但是辦法是人想出來的,任何困難就是怕認真二字。

感覺困難太大,就放棄追查,那最后一絲希望也沒有了,于誠這個人精明是有的,可是在性格上沒有韌性,難成大事。

之前在杭城之時,杭城站站長柳同方就是這個情況,看到暗殺河本倉士難度太大,就找借口推諉扯皮,最終惹怒了處座,這才派自己帶著尚方寶劍前去執行任務,如果不是柳同方及時悔悟,只怕亦成了自己的刀下之鬼。

寧志恒看著于誠說道:“老于,你馬上把這件案子的結案報告給我,我要仔細看一看。”

于誠急忙點頭答應,他馬上拿起電話,給情報科打了過去,不多時,一名情報官把結案報告送了過來。

寧志恒馬上開始認真的審閱,將具體情況了解了一下,一切確實如于誠所說。

“這以后你們沒有再過問這件案子了?要知道這些人里面很可能隱藏著一名日本間諜小組的主要成員?”寧志恒再次問道。

“當然有過調查,但是一直沒有查出問題來,主要是沒有調查方向,沒有頭緒,最后牽扯的精力和資源太多,我們情報科本來事情就多,最后就放棄了!”于誠連聲解釋說道。

寧志恒突然想到了一件事,他眼睛一睜,語氣疑惑的問道:“這么大的案子,那個日本間諜嚴宜春參與了嗎?”

嚴宜春是日本人的間諜,是打入軍事情報調查處情報科的少校情報官,資歷很深,在情報科的地位不低,有很大的知情權限,像這樣的調查應該瞞不住他。

聽到寧志恒提到嚴宜春,于誠的臉上露出一絲不自然的神色,他和嚴宜春的交情很深,嚴宜春在一次行動中甚至為他擋過一槍,救過他的性命,可就是這樣一位戰友,真正的身份竟然是日本間諜。

最后在最關鍵的時候,破壞了軍事情報調查處的絕密計劃,讓整個行動功敗垂成,直接導致了今天情報科地位直線下降,被行動科壓制了下來。

對嚴宜春,于誠一向是諱言甚深,從來不會提及的,只是今天寧志恒直面相問,他卻無法拒絕。

最后只好如實相告:“這件案子耗費兩個多月時間,尤其是案子到了最后,調動的人手和資源甚多,作為情報科的老人,少校情報官,嚴宜春應該是知情的,畢竟在我們內部,他很容易就可以接觸到這些情況。”

他明白寧志恒的意思,這是懷疑嚴宜春泄露了此次行動,這個可能性非常大,嚴宜春一旦知道了案情,知道了這位信鴿的身份重要,他的暴露會導致一個成建制的間諜小組覆滅,那么他一定會有所動作。

之前他就是這樣發出警報給特高課本部,然后再通過高野諒太這個預置的警報人員,通知了永安銀行的耿博明撤離,放棄了永安銀行這個重要的資金渠道。

這一次也一樣可以通過相同的方式,給信鴿發出了警報,讓搜捕行動失敗,又一次救下了一個重要同伙,成功挽救了一整支諜報小組。

真是內奸難防,多少事情都是壞在這些內奸身上了!

寧志恒暗自腹誹,但他畢竟不是于誠的直屬上司,也不好多說太傷臉面,于是開口說道:“好吧,老于,你事情多,我就不留你了,以后只怕還要麻煩你!”

“自然,自然!哈哈,你志恒老弟一聲招呼,一定隨叫隨到!”于誠笑瞇瞇的告辭出了寧志恒的辦公室,一轉臉笑容收斂,難掩尷尬之色,現在寧志恒的威勢日盛,讓于誠和他相處時,都不免有些緊張。

寧志恒看著于誠出門,這才轉身回到沙發上,再次翻閱手中的報告和記錄,試圖從中找到一些線索。

過了良久,寧志恒的腦子在不停的盤算著,從嚴宜春想到了高野諒太,他的目光突然一縮,他趕緊來到辦公室墻壁上懸掛的南京市區地圖,仔細搜索,果然如他所想,在響鈴巷的西面正是八角井大街。

一切都對上了,沒有想到,山窮水盡疑無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

本來是一樁無頭之案,現在竟然聯系上來,看來自己的運勢確實不錯。

他馬上拿起手中的材料,快步向刑訊科走去,不多時進了值班辦公室。

值班的刑訊科軍官正在值班室里,一手叼著香煙,一手一份報紙的熬時間,一看到是寧志恒進來,頓時嚇得一哆嗦,馬上站起身來,手中的香煙趕緊扔到地上踩滅,躬身說道:“寧組長,您有事情?”

寧志恒直接說道:“馬上把日本間諜高野諒太和川田美沙,給我提到審訊室,我要提審!”

“是,”值班軍官趕緊應聲回答道,但聽到這兩個名字之后,很快臉色一垮,臉帶猶豫之色,“寧組長,高野諒太還可以,但是川田美沙~”

“怎么了?我不能提審嗎?”寧志恒冷冷的說道,如今在軍事情報調查處還有人敢與自己掣肘?

“不,不,是這樣的,”值班軍官被寧志恒的眼神嚇的身子一顫,趕緊解釋,“這個川田美沙被您審訊后沒幾天就因為傷勢過重,死在牢房里了,只有高野諒太挺過去了,現在正在關押中,我馬上去給您提來。”

原來是這樣,在這個時代,只要受傷就有死亡的危險,因為傷口感染是致命的一關,沒有有效的抗感染消炎藥物,幾乎全是依靠自身的免疫力去硬抗。

至于極為珍貴的磺胺類藥品,除非萬不得已,是不可能用在犯人身上的,這一年到頭,刑訊科的大牢里,因為這個原因死去的犯人不知道有多少?

這也正是外界傳言,軍事情報調查處抓的人,就沒有可能活著出去的原因之一,因為只要抓進來就要受刑受傷,之后又沒有良好的醫療條件,活下來就全憑運氣了!

“那就高野諒太,馬上!”寧志恒點頭吩咐道。

“是!”

很快就在審訊室里,寧志恒見到了已經瘦成一團的高野諒太,身上剛剛愈合的傷痕還清晰可見,臉上的浮腫已經消去,腳下還打著鐐銬,走起路來一瘸一拐。

看著是寧志恒在冷冷的看著他,高野諒太身子一頓,這才慢慢地走到審訊室中間,靜靜地等著寧志恒的問話。

“高野諒太,你之前交代,在這幾年里接受特高課本部的指令,發出過三次警報任務,其中最近的一次就是在去年的六月份,在城南的一個柏樹上劃了一個三角形記號,具體的位置是在八角井街道的東側,對嗎?”

“是的!”高野諒太老老實實的回答道,只是當初被寧志恒一腳踢掉的兩個牙空著個洞,讓他說出來的話變得有些走音漏風,聽起來有些別扭。

“現在如果讓你去找,你還能找到那個柏樹嗎?”寧志恒問道。

高野諒太看著寧志恒深沉如潭的眼睛,不敢隱瞞,點頭說道:“記得!”

這是特高課本部特意指定的位置,時間才過去一年多,他當然不會忘記。

寧志恒站起身來走出了審訊室,隨后孫家成帶著幾個行動隊員走進來,將高野諒太架了起來,拖出審訊室,推進了一輛轎車里,幾輛轎車一路飛馳來到了八角井大街。

到達目的地之后,寧志恒等人下了車,高野諒太被帶到他的面前。

寧志恒看著他說道:“你把那個柏樹找出來,標記的位置也給我指出來。”

說完,目光陰狠的威脅道:“別給我耍花招,不然就讓你和川田美沙一個下場。”

聽到川田美沙的名字,頓時讓高野諒太心頭一緊,他沒有多說話,低著頭向前一瘸一拐的走去,旁邊不少路人看到,不禁投來好奇的目光,卻被一旁的行動隊員的遠遠的趕開。

不多時,高野諒太來到了路邊一棵高大的柏樹前,這個柏樹很粗大,應該有些年頭了。

寧志恒跟著來到柏樹面前,接著問道:“就是這一棵?”

高野諒太默默地點點頭,然后走到柏樹的另一面,指了指樹干。

寧志恒走了過去,果然在這一側,依稀還有比較一個大的三角形的刻痕,當時應該刻畫的非常深。只是時間已經過去一年多,隱隱約約已經看不清楚了。

寧志恒直接抬腿,從腿部抽出短刃,按照原來的痕跡,清晰地刻出一個三角形。

然后轉頭問道:“是這個樣子嗎?”

高野諒太點了點頭,不明白寧志恒這么做是什么意思?

寧志恒接著問道:“這個位置是特意要求的嗎?”

高野諒太再次回答道:“這個位置的確是特意要求的,必須在樹干的東側,也就是道路這一側的背面。”

寧志恒沒有再多問什么,只是揮了揮手,馬上幾名隊員上前將高野諒太帶了下去。

寧志恒站在柏樹旁邊向東側望去,果然就看見了幾棟房屋映入眼簾,這就應該是響鈴巷了。

章節目錄

吉林快3专家预测qq群
上海时时彩为何停售 花椒直播答题赚钱电脑版 广西快乐双彩预测 云南11选5走势图手机板 体彩大乐透开奖时间 nba比分现场直播 吃鸡游戏 绝地求生刺激战场 湖北快三推荐一定牛 四川体育彩票 湖南幸运赛车现场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