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林快3专家预测qq群

第一百六十六章 收為門下

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

寧志恒聽著杜謙的這一番哭訴,一言不發,沒有說話,直到杜謙說到做出他的最后目的。

“卑職想拜在寧組長您的門下,不然卑職只怕窮途末路了,這一次韓興平和我撕破了臉,絕不會再讓我待在這個位子上,肯定是要對我下手了,寧組長,您大發慈悲,您救了我一次,就再救我一次吧!”說到這里,杜謙撲通跪在地上,哀求說道。

寧志恒靜靜地看著杜謙的表演,他的話里有真有假,有夸張也有心聲,但是寧志恒秉性多疑,難以相信他人,兼之心硬如鐵,又豈是杜謙這類人可以蠱惑的!

“你想拜在我的門下?呵呵!天下哪有這么便宜的事,就這點錢我還沒有看到眼里!”寧志恒冷笑一聲,拍了拍桌子上的皮箱,“我說過,想借我這把刀,你還不夠資格!”

杜謙聽到這里眼睛一亮,寧組長的話很明顯,不夠資格,這是嫌錢少!沒有關系,只要愿意收,自己只要能保住這個位子,多少錢還怕收不回來嗎!

“卑職愿意把韓興平的那三成的份額敬奉給您,只求保住這個位子,以后為您牽馬墜蹬,效犬馬之勞!”杜謙趕緊說道。

不要以為三成是個小數目,這警察局又不是韓興平一個人的,他只不過是這些伸手要錢的人里面最大的那一個,最后落到杜謙手里的也不過三成。

所以杜謙這次也算是豁出去,既然已經交惡,干脆把韓興平掃地出門。

聽了這話,寧志恒這時倒是有些興趣了,不過他感興趣的不是這三成利益,而是杜謙嘴里那位肥的流油的韓副局長。

他知道自己留在南京的時間最多半年,這段時間要盡可能的撈取錢財,為以后的日子做好充足的準備。

這些錢財哪里來?當然是哪些貪官污吏的錢最多最好拿,拿的再多也沒有心理負擔。

當然這是需要操作方法的,不能讓人詬病自己的吃相太難看,最好的辦法就是誣陷,把這位韓副局長牽扯進一個案子里,只要能夠扯上關系,自己就有借口動手,最好的結果就是像對付戴大光一樣,吃個滿盆滿缽,這當然是最好!最不濟也要啃下一大塊肉來,吃個滿嘴流油!

至于杜謙,現在必須穩住他,而且他現在留在這個位子非常重要。

寧志恒要等他想辦法把藥品交給地下黨,地下黨還要通過恒豐貿易公司走杜謙的門路,然后把藥品送出南京城,這條運輸線暫時還需要杜謙來維持。

所以要處置杜謙,也要等把這批藥品運出去以后再下手。

如果杜謙的位子不保,換了人坐上了這個位子,那么重新打通環節是很費時間的,也很容易出現意外的情況。

“好吧!杜謙,只要你懂得做事,我就給你一個機會,不過我這個人最恨口是心非之人,以后我安排的事情你不能打半點折扣的執行!”寧志恒這才開口開口應允。

“謝謝組長,謝謝組長,卑職一定唯組長之命是從,絕不打半點折扣!”杜謙聽到寧志恒的話,大喜過望,只要有了寧志恒的庇護,韓副局長就再難動自己分毫,這個位子還是自己的,沒想到這一次因禍得福,找到了一座更大的靠山。

“這個韓興平身后有沒有人,他的跟腳你清楚嗎?”寧志恒問道,知彼知己才好下手,不然碰到一塊鐵板,豈不是傷手傷腳。

不過他覺得,一個聽到黨務調查處這幾個字就嚇得連自己手下都不管不顧的人,能有什么強硬的后臺!

“他是警察廳副廳長溫紹的手下,別的后臺倒沒聽說!”杜謙老實的回答道,這一點上他倒是不敢胡說,不然讓寧組長這么精明的人發現,自己的下場堪憂!

警察廳的副廳長!這可不是小人物了,不過只要是在軍事情報調查處的管轄范圍之內,自己倒也不怕,再說又不是真的對上,只是動一個韓興平,到時候把案子做實,讓別人說不出話來,也就是了!

寧志恒點點頭,說道:“你可以放出風聲去,就說是我的人,看看韓興平有什么動作,如果他不識相還是要動你,我自然會為你出面!”

雖然寧志恒知道這個韓興平不敢和自己別苗頭,不過財帛動人心,巨大的利益擺在面前,難保這個韓興平不會做出什么事情來。不過現在穩住杜謙最重要,其余的再慢慢安排!

“還有一件事,你昨天說的那個恒豐貿易公司,他們出面和你打交道的人是誰?”寧志恒突然問道。

杜謙一聽就知道寧志恒這是要查自己匯報的那件事,趕緊說道:“是恒豐貿易公司的老板萬華榮!”

“那個貨單寫的是什么貨?”

“寫的是棉布布匹,兩個卡車,半車棉半車藥,外面的擺的是棉布,里面全都是藥品!”

“這件事我們軍事情報調查處會去查,你留意一下,只要再發現那幾個熟面孔的司機和車輛,馬上報告給我。

再強調一遍,你要管住自己的嘴,不能和任何人提及此事,否則軍法從事,明白了嗎?”寧志恒再一次吩咐道。

“明白了,卑職一定不會再和任何人提及此事,請組長您放心!”杜謙趕緊再次保證道。

杜謙得了寧志恒的允許,拜在了他的門下,自此成為寧組長的爪牙,頓時覺得這心中從所未有得踏實,他滿心歡喜的退出寧志恒的辦公室!

杜謙走后,寧志恒坐在自己的座椅上,仔細思慮著。

恒豐貿易公司的老板萬華榮!這個人是地下黨嗎?寧志恒在心里打了一個問號!

這條藥品運輸線以前一直是吳泉江出面和杜謙接觸的,地下黨應該不會在一條運輸線上安排兩個人出面,這樣不安全,還要給杜謙交兩份好處,估計地下黨的財力還沒有奢侈到這種地步。

寧志恒更傾向于,是吳泉江暴露后,藥品運輸線被迫截斷,可是康元口關卡和喬水灣關卡是運輸藥品的必經之路,根本繞不過杜謙這個環節,于是地下黨為了重新打通這個運輸線,又通過恒豐貿易公司的老板萬華榮,把藥品混在他的貨品里,運輸出南京!

可如果是這樣,就多了萬華榮這個不確定的因素,畢竟不是自己的同志,萬一這個萬華榮出了問題,還是會有暴露的危險,看來這是地下黨被逼無奈,短時間里無法重新建立自己的藥品運輸線,暫時使用的權宜之計。

不過這也只是寧志恒的猜測,他要在以后的行動中,小心謹慎的去驗證自己的判斷!

看來必須要對萬華榮進行監控了,這件事情事關地下黨組織,必須要極為保密。

這件事情交給誰好呢?寧志恒心中頗為為難!

他現在手下的勢力基本分為三部分,實力最為雄厚的自然是自己的第四行動組,十二名黃埔保定系的軍官,一百二十名軍中挑選的精銳。

可是這部分實力只能是用來對付日本間諜,或者執行軍事情報調查處下達的任務時,才敢放心使用!

用他們來監視地下黨,除非自己是得了失心瘋了!

還有就是以劉大同為首的外圍勢力,這部分實力可以為自己提供更多的消息和線索來源,還可以配合自己的行動組完成一些輔助的任務,但是這些人手現在也為眾人所知,再加上劉大同在外面大肆宣傳,說自己是寧志恒的手下,現在也根本談不上什么保密可言了!

第三方力量,就是剛剛收服的左氏兄妹三人,這三個人投靠寧志恒,目前為止只有寧志恒的第一心腹孫家成知道,可以說是寧志恒手下最隱秘的力量,而且他們三兄妹身手好,左柔還精于喬裝,都是行動的好手!

看來調查地下黨的事情,還是要交到左氏兄妹三人手上。

就在他左右衡量之時,辦公桌上的電話鈴響起,他拿起電話,原來是劉大同打來的電話。

“組長,我是大頭!”劉大同恭聲說道。

前幾天寧志恒為自己的晉升大擺宴席,劉大同作為寧志恒最早的追隨者,當然也是受到邀請的必到之人。

當他知道寧長官竟然又再一次得到晉升,就感覺整個人好像在霧里一樣,輕飄飄的,那么不真實。

自從他半年前結識寧志恒時,寧長官還只是個少尉軍官,可這才短短半年的時間,寧長官就接連晉升三級,搖身一變成為了軍事情報調查處炙手可熱的人物。

自己作為寧志恒最早的追隨者,自然也是興奮不已,寧長官是重情義的人,只要自己跟緊了不掉隊,大好的前程是跑不掉的。

現在他已經不再以寧長官稱呼了,那樣顯得有些生分,他直接改口稱呼寧志恒為組長,以顯示自己一直與寧志恒上下屬的親密關系。

只是寧長官的地位改變的太快,以前自己還敢和寧長官開幾句玩笑,可現在面對寧長官的時候不知不覺的收斂了許多,不敢再像以前那樣隨意了!

章節目錄

吉林快3专家预测qq群
世界主要的股票指数 香港六和开奖现场直播 有哪些好的股票配资平台 什么是配资 配资平台哪个好推荐杨方配资 财富家配资 广东十一选五计划在 期货配资月息 趣操盘 四川快乐12任五